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妄想接收員

快要離開才發現自己人緣沒有相像中差,今晚這一頓最期待,老闆和老闆娘說去安平吃海產,她非常確切且激動喊︰「保證好吃!」
前天和雪糕學長午餐,他問我證書的事,抱怨老師在口試上的表現。他說得很有道理,但他以前都不太會說這些,可能覺得在我面前說這個,不太放心。我試著把這些對話用自己的方式編織出來,或許連我自己都忽略了,其實比起寫境,更擅寫對話。儘管我不擅語言。
昨天和小砰吃飯,一個頗為神奇的學妹吧算是。難得她環島到台南,媽的,讀了一年僑大就環島,還常常說自己沒錢甚麼的。她倒是難得能夠談書的對象,儘管她的個性極之港女。她和幾個男朋友一起來,放他們在旅館,瀏出來和我吃飯。我問她用甚麼理由,他倒是爽快說跟台南的男朋友吃飯。我O曬嘴,咁都得。沒關係反正他們幾個和平共處。

搞不懂為甚麼我身邊的女生沒幾個正常,算了,不談小砰的過去,她看了大概又會罵我吧。其實也沒甚麼,一個港女,樣衰波平脾氣臭,但不知道為甚麼異性緣極好,可以同時控制三個男人,和平共處相安無事。而我又唔知點解同佢好傾得埋,就係咁。
問她最近讀甚麼書,原來她和我一樣,博客來66折買了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還沒讀,正在讀我給她的天才雷普利和克利絲汀。我在讀戀人絮語和董啓章。她說怎麼讀愛情的東西呀,還一口氣讀那麼多。不曉得為甚麼她會覺得王貽興董啓章是愛情小說作家。我說我也想多看一些其他的東西,好像買太多小說了,不把這些小說消化完畢,不會買新書。這下子才發現實在太多小說,房間堆積的,書店販售的,都以小說為主。散文集好像沒多少會在出版了,更枉論其他東西。當然,現在的出版說明寫小說比散文容易出版,而且好像散文比小說難寫,散文寫得好,更加沒有標準。
她問我小說寫得怎麼樣了,我說快好了,差一點點而已。之後準備寫愛情小說。她問我準備怎麼寫,我把來龍去脈詳細說明。她知道女主角和劇情舖排之後,不屑說你到現在還這麼維護她?
我不明白為甚麼大熊和她都把對方想得這麼差,可能事實如此吧。小說裡面我的設定是,女主角想和好,但男主角沒有給她機會,我想讓男主角承受一半負任。現實裡面,女主角的假想,她不斷用幼稚的手段迴避和報復,終於下學期休學了,理由不言自明。
小砰狠狠地批評我不擅長選擇對手。我說我不必擅長替自己選呀,擅長替小說人物選就好了。「逃避現實」她罵我的時候心情很不好,差點罵回去。
不過我不會罵,她是唯一一個能接受我想像的人,連大B和大熊也不能。我們一年只見一次,通常我都會把最新想到的創作念頭和她分享。大部份人都不行,他們只叫我別想太多,等等。

無聊跑去赤坎樓拍照,超級多大陸人。看著香港陸化,雖然台南也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但至少不要陸化吧!緊守最後崗位。我也不曉得,反正中國人在追求美好這方面,遠遠不及西方,鬥爛,鬥廢,還自稱自己比西方人好。拜託,固步自封,笨不笨呀?

下午終把所有書寄回HK,預計在3千元以內完成,還真的剛好在3千元之內完成。
書很重很重,是我太過文弱吧,10幾公斤都搬到想死。搞了一個下午,收了件,才離開。這麼多東西,阿DICK大概會殺死我吧。希望他們送貨來的時候,他剛好不在,Yeah。
搞了老半天,精力耗盡,等著今天晚上吃大餐。下星期去阿理山。爽死,真開心。四年來最後這段時光,才是過得最好的時候。算是幾年來折騰的一點小小的補償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