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8日 星期日

催眠自己

開始打最後一封在台灣的mail給張SIR~~4年了,好像以前中學交作文功課一樣寫給他。老實講,真係唔經唔覺。
4年囉,說容易不容易,說難不難。難過的日子有很多,開心的日子也有很多。前幾天家慈問我,畢業要回去了,感覺如何。我說,沒甚麼感覺,反正就回去找工作嘛。她說看來我已經準備開展新生活了。
8月一開始發生了爆炸性的小事,店裡的事情前幾天透露了一點,現在仍然不方便多談。老師的研究工作愈來愈難,快將離開才發現以前雪糕學長和莊莊學姐承擔了多少艱難的任務。我不太能勝任,但依然盡全力做。老師說口述歷史精簡版第一次做,已經做得不錯。我覺得做得不好。

系上博士班評鑑沒有通過,委員建議藉機會進行大改革。老師積極問我不同老師的上課作風,我認為課程該如何進行,我變成了邱毅,狂爆料,大起底。出奇地許多學生都知道的事情,老師一點都不清楚。過去幾年因為讀書和工作都在系上,不能夠講些甚麼,怕得罪老師,既掉工作,又失分數,營造出乖學牛的假象。當然,也壞不到哪裡去,只是令我鬱悶非常。變得不敢指出問題,因為惹起老師不高興,變得不敢講真話,學會虛應了事。近幾天不斷爆料,居然沒有引起老師反感,她反而非常認真聽我的意見。但是聽到最後,只感嘆,大部份教職員都不想改變,一個人能力有限,只好這樣子繼續下去。課程照舊沒有規劃、行政只求方便、學生沒有目標……可是最都只是一句︰改不了,人事問題,沒有制度。所以嘛,她之前還說我罵系上沒有制度很難聽,其實她自己也覺得。

舖頭大地震,搞到我焦頭爛額。雖然表現在好似無咩改動,實際上就好似多左個老闆咁,三個老闆一齊吩咐做野,D新人又唔係好幫到咩手。佢地成日問我一D唔係我做既野點做,我都唔知架,要搵返做個條友出黎問先得。但到底係邊個做咩?我又唔知WO~~我都係個句LA~~比我HEA埋呢幾日,HEA完我就返去,再搵份工繼續HEA~~HEA埋呢一世佢。
雖然呢幾日,返HK個種興奮心情慢慢爆發,但唔知點解,我無一種返去大展拳腳既心情,而係一種馬死落地行既心情。應該話兩種心情係到交雜同糾纏。這幾天不斷催眠自己,一個男人來到23歲,理性,有知識,有分析力,願意吸收新資訊。工作能力尚可,不過不失,認真勤力肯加理。良好興趣,睇書打機旅行吹水砌模型寫文章。係就係窮。但我專一細心講義氣。或許有點串嘴,然而言之有物,證據確實。做人宗旨抓得緊,單刀直入,唔怕核突。當然也有許多不足,或者令人誤解之處,比如外表欠奉,容易惹人討厭,被人覺得不夠浪漫(於這一點我是強烈且絕對反對的),時常講夢話,沒大志沒理想……不過我覺得一個好男人需要的基礎,在我身上都打得很扎實。當然,從朋友和老闆來講,我這種人是非常受歡迎的,抵得唸,有咩事都會幫手、出頭。老實講……我覺得,自己都算係咁。
唔唸咁多LU~~

小龍女和老闆娘知道我要回去,說有點兒不捨,問我怎樣。我覺得還好,沒甚麼捨得不捨得。當然,我也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很滿意現狀。悠閒地打工,悠閒地讀書寫文字。但我知道這種生活不能夠這樣繼續,我需要換個環境,才能夠繼續奮鬥。
不過這件事又令我不禁問自己,做人是否太涼薄。回想起每一次我要離開,都沒有留戀,毫無留戀。 多親近的人也好,居住了很久的地方,讀了好久的學校……說要走,從來都沒有留戀,猶豫是有的,不過不會很久,動搖有的,動搖過後更加堅決。我想我或許正正是那種人吧,大家都說,我很逍灑,說走就走。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逍遙,但至少我覺得,要做到我這樣,還挺不容易的。這麼不容易的事情我完成了,縱使還差很多東西,很多想學會的得到的東西。anyway,這條路,我仍然會走下去的,不管如何,我想,我是沒法子不走下去的了!
到最後還是我以前常跟女孩子說的那句︰有緣千里能相會,我很快會回來。結果每次我回去,都是人家不等我,跑得老遠……或者,這就是我的命吧。或者,我是個不值得等待的人。僅此而已。

plan緊22號之後去阿里山,阿里山呢,呢次去梗。放手洗下錢LA~~不過唔知點解今次planning既時候,個心好不安。以前看到了,OK,就去吧。也不會想太多。這次計劃之時,已經有很多,總覺得不安,查許多書,大量找巴士路線,每個網站說的都不一樣。
其實我也明白旅行最重要都只是住的地方,住的地方安排好,交通是次要問題。反正到那邊,自然會懂得交通。

近幾天讀書頗勤,董啓章看得不亦樂乎。只能夠講,好厲害。天工開物部頭很大,光是看栩栩、小冬、不是蘋果等熟悉人物,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沒有全部看過董啓章的小說,只看了,嗯,應該有一半。也依然覺得很不錯。這幾本書可能要到年底才全部看完,部頭真的很大,但敘事架構並不宏大,很在地,很free 的閒聊感覺。看了一個禮拜,滿心以為看很多了,沒想到才120幾頁。如果部頭短一點我早就看完了。現在的香港作家,要麼風花雪月得很國際化,要麼精要深刻得cossover大陸。總之幾年不在香港,早已經和香港出版品脫節,是時候好好拾回。
神奇地在台灣這幾年也沒有和台灣的本土作家有甚麼接觸了解或交雜,都在看翻譯書,不斷又不斷地讀翻譯作品和經典文學。台灣就是這點好呀,許多香港書店棄之若蔽履的好東西,在台灣上網就找得到了!我也想在香港設個差不多的東西,幫其他人找書、買書。看著辦吧,反正回去之後,大把時間。找到工作之前會很忙,嗯,這樣,也不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