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快要離開了囉

前幾天失眠,差不多12時睡,做了一個夢,夢見圍牆和鋪天蓋地的蟑螂。兩點左右醒來。躺在床上,心煩意亂睡不覺,上洗手間,看書。看到快4點,太無聊了,開電腦,做甚麼好呢?打打電動?或者做點別的事?發現肥妹online,聊了一會MSN。5點了,再睡吧!8點要上班,多睡一會,還是好的。
沒想到睡下去,朦朧間夢見自己在店裡的電腦前用電腦,正在教一個透明的男人做事。那個男人突然坐到我失面,兩隻食指狠命地刺我笑腰穴。我全身疆直,動彈不得,突然的想法,好吧,我死了算。突然又覺得不行,一定要扳開他的人,使勁用手拉他食指,他加強運勁,我更加痛苦,全身痲痺。拼了命再扳,扳了三次,終於醒來,全身疆硬,痲痺未退,心想,難怪我失眠了!幸好這次能醒來。


還以為7月沒怎麼寫小說,很懶惰。看了看,原來也不懶,完成10來篇BLOG,3篇之中有一篇是正經文章。 我覺得3天更新一次BLOG是最好的頻率,太趕太快也說不了甚麼東西。

已經訂了回程機票,暫定26號,但還未出票。易遊這次很慢,我怕機位BOOK不了。平價機票只有當天有4點機,其餘都是7點機。7點起飛9點到HK,回到阿DICK那兒,恐怕已經1點。老實說,我絕對受不了。

這個星期每個老闆都叫我加班,完全妄故我生命安全。也是啦,是我先說我沒事。但我又的確沒事,休息都在打機看漫畫。
老闆娘說,臨走前請我和小依吃飯,揚言要把我灌醉。她絕對會失敗的,我不喝酒,非常堅持。其實我也想學習喝一點酒,好幾次跟阿祖去大潤發,已經想買。可是覺得太貴,最後還是買不落手。
老師那邊事情不忙,但也不會太閒。最主要是合作的另一位老師,沒有進度。可是他們說11月要出版……算了,我做好自己的份就算了。

學校又做了些令人生氣的事情。火到爆。頂!尋日學姐打黎,話我份糧比人退左返黎,因為我無工作證。把幾火,校內工讀要工作證,真係神奇。學姐話因為之前外文系請左個外國人,無申請工作證,比人罰左15萬。所以從7月開始僑生都要有工作證先可以報帳。
都低Q能,開頭我只係唸住,學姐去搞LA,工作證我一定申請唔到。居留期限就到,依家申請都趕唔到離開之前搞掂。點知食飯個時愈唸愈覺得大件事。
個人黎講,如果呢筆帳唔取消,一直堅持住,卡住係個到,16號之前搞唔掂我就搞唔到離校手續,搞唔到離校手續就無得離境,無得離境就返唔到HK。咁張機票就好大問題。
另外大圍黎講,第一學校唔會發工作證比僑生,無呢個先黎。學校唔會發工作證比僑生,但無工作證你就唔可以係學校工作。 咁僑生以後都無得打工LA。
即使學校同勞委會解決左呢個問題,肯發工作證。以成大咁撚仆街既官寮作風,好可能會因為要搞工作證,令到教授唔肯用人。大佬,又要搞多張證,又要簽多個名,煩唔煩D?一個月要審多幾份野,雲平班仆街點會肯同你做?
我都無辦法,因為公文唔係我跑,我又做得太多犯法野。將法例print左落黎,抄低僑輔室同勞委會既電話比佢,睇下佢地拆唔拆得掂。拆唔掂就算囉,取消左佢,唔好阻住我返HK。
不過話事話,成大D PK既國際觀真係超差,外國人、僑生、港澳生、華僑都分唔清。居然話,僑生即係外籍人士呀,咪即係外國人囉。服得佢地好交關。

搬到阿祖的房間,他的房間已經被我塞滿了,可是因為不斷上班,舊房間垃圾還未清理完畢,今天下班之後應該可以完成。
收了三箱東西,要寄回HK。其中兩箱半是書,半箱衣服。有些夏天衣服應該也可以先寄回去,再看看吧。反正應該離開前一個星期再寄。要走了,許多東西都要反動作進行。看著辦吧,反正還有一點時間。

告訴大家快要走了,她們問我有沒有捨不得。沒有。說真的,沒有。我這個人一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留戀甚麼的,很少。家慈說找天一起吃飯,也好呀,宴別。宴別這種文化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的呢?有機會好好研究一下也不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