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6日 星期一

旅學台南【終章】----餞行與宴別(1)

臨走前兩星期,飯局特別多。人類何時開始覺得,到步後需要吃一頓,離開之前亦必須吃一頓,有如某種特定的手續和儀式,才算完成一段旅程,才可以離開。
原本以為要去大咪學姐桃園家裡,沒想到她突然來到台南,告訴我,這幾天暫住同學家,請我去她那邊吃頓飯。
不曉得她的同學是否台南人,驚訝她剛剛開始教師實習,已經認識到新朋友。或許是舊朋友吧,與我無關。她開著我的車子,載我到安平,河邊公寓,三房一廳。我乖乖地坐在電視前看8點檔,完全搞不懂在演甚麼。廚房傳來焦臭味,我皺眉問她需不需要幫忙,她說不用,我以為她在逞強,她甚少不逞強,甚少。
三餸一湯上桌已是8點,看了看精緻的菜色,幾乎可以肯定,她早已煮好,等我來到再加熱。她穿一件白色小背心,淺藍色棉短褲,如果脫掉人字拖就好了。
「你面子真大,我第一次煮東西給男生吃呢!」無疑,作為一個男人,她的身材對我十分具吸引力,可是她從來沒有把我看作男人。
「喔,是嗎?」這句話我聽過不下6、7次,我從來不相信,除非女人認為在街外買食物回來加熱等同煮菜。
「哼!好像很多女生煮東西給你吃嘛!」
我苦笑︰「我煮給女生吃比較多。」
她好奇問︰「你第一個煮給誰?女朋友?」她好奇心重,但嘴巴很疏,幾年來不斷套我說話,覺得我收藏很多秘密。
「忘了,應該不止一個。」
她推我肩膀︰「你少來!」

「沒有呀,就以前嘛,同學畢業到另外一間學校去,大家一起吃飯,我都搭不上話。只好躲在廚房,有男有女不止一個,就這樣。」
她眯起雙眼︰「喜歡的女生呢?」
「你白痴喔,當然是她煮給我吃啦!」
「你大男人呀你!」
我笑笑︰「我既不浪漫,又大男人,還窮得要死,你以後別找我。」
她忽然感嘆︰「要找都找不著了!」
「不會呀,我都在線上。」略頓︰「不過你們通常有事,快要死了,才會找我。說實話,非常極之討厭。」
她倚過來,撒嬌︰「別這樣嘛。」
我閃開︰「你變了。」
「嗯?是嗎?」她說︰「可能吧,我覺得自己最近開放了!」
我肅然︰「小心點,別要病急亂投醫。」
她一臉無所謂︰「如你所言,死過一次就知道甚麼事。那個小男生……」我盯著她眼睛,等她自己說︰「他脫掉上衣的時候我才覺得你說得對……我真的以為會和他結婚的,沒想到……也不是沒想到啦,腦子裡好像自動排除了那個可能性。」
我苦笑︰「有時候會這樣,所以我才說應該多聽聽別人的意見。不過有時候也會聽不進去。」
「也許聽得進去就不是戀愛,不盲目就不是戀愛。」
「我不同意喔,真的,我覺得談戀愛需要智慧來平衡感性和理性。」
「所以沒有女生喜歡你呀!」我有點生氣,沒有攻擊你,你何必戳我死穴呢?「後來小緒沒有再找你?」
我說︰「我不想白白浪費時間幫她升Level。小女孩都這樣,受不了我。」
「我看是女人都受不了你。」
「不曉得,受不了就算囉。反正我覺得自己不差。」
她反應非常誇張︰「屁啦!根本是你自己害怕。」
「我怕呀,我怕遇上你這種經歷,我受不了這種刺激。」我略頓︰「所以我學習和思考一切能避免遭遇不幸的方法。」
「所以錯過了很多。」
我舉起左掌︰「我覺得我沒有錯過任何人喔,真的,只是她們錯過我而已。」
「屁啦!」她一連罵了好幾句髒話。「那個學妹呢?你膽敢說不是自己膽小?」
我安撫她︰「OKOK,有緣千里能相會,是不是這樣說?反正,這是她的選擇,既然她不把我當朋友,生死與我何干?」
「藉口!小緒也是女生,每一個女人都希望被人家當作公主哄護、寵愛,她只是敗給你們這些負心男人。」
我板起臉孔,每次女人遇上問題,總是一竹桿打翻全世界男人,我都很生氣,應該說我生氣被歸類為這種男人︰「明明就是你們笨,還說甚麼為愛犧牲。天呀!寵愛、溺愛、呵護完全是不同意思的詞語,你文字學到底怎麼修的?」
她狠狠地推我︰「我high趴呢。」
我嘆氣︰「所以我常常覺得中文系腦袋不清楚,陶吉拉也是這樣。」
「陶吉拉成績很好呢!」
「大學成績很好通常只有兩種,不是神經病,就是馬屁精。」
「你還敢說,她是你學姐呢。」
「她被男人甩了,打去罵男方家長,教疏兒子和她分手。瘋婆子。」說到激動處,不小心講了一不該說的話。不該說的話只有兩種︰真話和部份真的話。
她雙眼放光︰「這個我倒是不知道,多說一點來聽聽。」
我不想陶吉拉因此受罪,雖然她應該接受一點教訓︰「吃太飽,沒力氣再說。」
她搥打我肚子,我非常不喜歡沾染她的雜氣,說夜深了,要回去。她揮手說再見,我問︰「你不送我回去嗎?」
她搖頭︰「我又沒車,送你回去怎麼回來呀?明天我還要上台北喔。」
「你不早說?難道要我睡這裡嗎?」
爭論結果,她收拾行囊到我住處,反正有空房間。因為有冷氣,想和我睡同一個房間,但看見髒亂無比,她選擇睡另一個房間,沒開冷氣。
第二天出門打工之前,我敲門喚醒她。她沒聽見,我開門,白色素面胸罩擱在那張上下分離的電腦倚子上,晨光斜映著她淨白的臉。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她不可原諒,她翻身,背上汗印斑斑,我又覺得或許她只是世上其中一個承受苦難的個體,軟弱和錯誤皆源自無可避免的平凡。和我一樣,既平凡、又懦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