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愚蠢的理由

翻譯自A spot of bother,number 14, P.51-54

More about A Spot of Bother
她突然覺得害怕,害怕答應,害怕拒絕。害怕真的答應應該拒絕的事,害怕拒絕應該答應的事。赤祼祼出現在另一個男人面前,令她覺得自己像一隻綿羊。
她告訴yeorge,她和大衛在咖啡店約會,卻沒有告訴她,她們手牽手穿過馬路。她想和他一起渡過,希望他能夠令她的再次平凡地生活。但是,他沒有。在談話之中,她不自覺地談及大衛,有如夫婦一樣。佐治藏到記憶的角落裡,變成悲憤後的力量。


大衛有其他的「事務」,即使他不說她也知道。他令她安心的方法,就只有身體接觸。她不喜歡和不了解的人冒險(sailing into uncharted waters),特別是佐治和Derly在她家門口的恐佈經驗之後。
Jean是正確的,那種感覺好像有些毛茸茸的東西在內心,更像一隻猴子。這樣反而更好,因為令她知道,有時候性並不是真正的原因。過去幾個月,她撫摸他的背時,她的手指萌生另一種感覺。
浴室門打開了,她害羞地閉上眼睛。大衛走過地毯,手臂滑過她背項,肥皂的氣味傳入她鼻孔,清潔的肌膚互相緊貼,呼吸有節奏地刺激她感敏的頸背。
「我找到了最美麗的女人。」他說。
她的笑聲像個孩子,她和「美麗」有一段距離,但她仍然覺得高興,虛假總比現實好。她突然覺得自己年輕了,和他一起,好像回到少年時,無憂無慮地爬樹、喝酒,一切都是美好的。
他轉過來,吻了她,他設法使她感覺良好。她早已忘記最後一次有人願意為她這樣做是甚麼時候。
他拉上窗簾,讓她躺在床上,擁吻間,她的衣服自肩滑落,她眼眸裡一片漆黑,有如黃油遇上燒紅的平底鍋般融化,迷糊得像半夜醒來,只想他支配、帶領。
她環抱他頸,感受他皮膚下的肌肉,在他剛修剪的短髮裡尋找理髮師修剪的痕跡。他雙手緩慢地順著她軀體下移,她可以感受得到他雙手,在房間某個角落正做一些只有電影才出現的動作。那一刻,她相信自己可能很美。那一刻,他們都很美。
(中間一大段性愛場面暫時譯不出來)
她以微笑回報。
Katie是正確的。你為其他人付出了一生,他們卻在你指間流走,由中學到大學直到社會,一個又一個傾心、一次又一次犠牲,但是沒多少的感情能夠留住。
這次她得到了應得的感覺,有如電影的浪漫愛情。
他降低一點,貼近她,讓她枕在肩上。她看見他的汗水直線流落到胸口中間的凹陷處,聽見他徐疾有致的心跳聲。
再次闔上眼睛,黑暗之中,她覺得整個世界改變了。

故事講一個女人發現另一半和其他女人鬼混,她寂寞之下,找到另一個男人,發生了性關係。以為這個男人可以托付終生,但懷孕了,男方突 然失蹤。
這種現實例子,我遇過不少,每一次女方都不會先反省,來來去去總是說,男人沒本心,男人沒良心。可是她們可曾回想,我制止了多少,勸喻過幾次?她們大罵之後,我通常只說︰「這就是報應。」
我一直很討厭這種人,可是不知道為甚麼,男人身邊一定回有一兩個,當初放棄自己,找到其他男朋友,發現他們並不非常愛她,又回來找她放棄的男人。所以世上才會流傳「中出即飛」這個四字詞。
然而讀了這一節小說,突然流下淚來。開始明白女人為甚麼會做出這種行為。明白歸明白,我始終無法原諒。男人,女人都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