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9日 星期五

無仇報

連續幾天大吃大喝過後,心情仍然無法轉好。我不知道為甚麼,好想死,好想殺人。當然,說穿了都只是輕微抑鬱,想找個地方,爆發一下。今次選擇了大吃大喝,去好多地方吃了好多東西,把我四年來缺少的,一次過補完。
錢花了不少,朋友也見了不少。 可是……為甚麼?總是,排解不了。

早幾天的懷惑總算解決,關於大Meng的事情,我問過肥妹。她果然不斷告訴其他人她家裡的事情。那麼所謂前題假設,就不成立︰1)她說自己和家裡關係差。針對這一點,她不斷講家裡的事,就相違背了。2)用人與不用之人。有用她會主動聯絡,沒有用她選擇迴避。3)放飛機也好,先答應下來,不想去再找藉口推掉。其實我是挺討厭這種人的,該怎麼說?這種人沒有惡意,但也不帶善意,而且沒有立場,看似圓滑但內心有某部份執拗不願變更。如果那個執拗的部份不成熟,很容易出事。如果那個執拗部份成熟,這種人會很可怕。相比這種人,我比較喜歡有立場和坦白的。當然,我不會特別深交,可是比起圓滑的虛偽,我寧願和立場不同而不斷吵架的人相處。至少合和不合,坦坦白白,心裡面留太多話,沒有必要。
不過,終有一天會分離,所以對許多人來說,也沒有問題,沒有關係,反正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待太久,無仇報。人終有一天會死,我分析太多,描述太多,只不過是表達的一種,抒發的一種。人生百態,令我疲憊……好想死,我不想再接觸這麼多人。
另一個和理性相關的問題,阿祖說我的想法很正常,只是其他人太過感性。我的觀點暫時沒有問題,可以繼續下去。然而最根本的問題仍未解決。也許我想太多了,因為用感性無法解決問題,所以訴緒理性。可是感情真的因為解決問題而誕生嗎?或者人真的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嗎?這種學院式的答覆,真的有令人類生活改善嗎?看起來拿刀砍人家庭悲劇,好像很悲哀。可是如果整段下來都沒有悲哀呢?沒有扣人心弦的,只有循序漸進、一步一步,相處得很好,但好像沒有甚麼苦惱。有時一切太順利,會開始懷疑這些是不是真實。
是、或不是?
以前不會覺得這些是甚麼問題,我是我,本來就和其他人不一樣。我的觀點和處世是特殊的,從小到大我的想法和其他人不一樣, 我要活出我的道路,不會介意其他人的目光。可是這一年下來,失去自信心,雖然做人比以前順暢,好多事情都能夠爽快解決。但是,為甚麼我有這種感覺?我一直堅持的理念和道德觀,到底應不應該支持下去?堅持下去,努力下去?不期然,我想尋找認同,找尋相同價值觀之人的肯定……好想有人告訴我,可以這樣活下去,我的堅持是有價值的。不過請不要再不斷跟我說家裡的事。
最近很苦悶,每個人都跟我說家事。以前學長姐,家事一句起兩句止。可是最近講的全部都是家人呀甚麼的。我對這種事情非常警戒,我覺得大家都好像有意向我索取某種訴息。當然更可能的是他們只是把我當作垃圾桶。好吧!既然你想把我變成垃圾桶,我就用自己的方法索取所有我需要的東西,不斷試探直到我能夠描繪一個具象的人性塑像,寫到小說上。這只是某種無法挽救的天性所言,我還是別想太多,率性任真,比較好。我想找個人告訴我,這條路還可以努力下去,我所追求的永恆與不朽,不一定能夠成功,至少有努力的價值。這幾年一直努力,換來的只是否定,我想得到一點肯定,一點點就好,請告訴我,我努力的是有意義的事情。
老師不斷打來 ,在老師心目中,他們忙得要死,但我們沒有出現。可是當我去那邊,事情還未準備好。講太多,對方又覺得不尊敬。這種日子過了四年,覺得很辛苦。昨天和阿成講起,他完全站在局外人的角色,出來工作就有這種心理準備,我找不到工作,因為人脈不好。出面巿道差,先找個地方安身。這些我都懂,但我覺得他沒種。可是我覺得很多人都是這樣,特別是台灣人。我有好幾個同學,害怕當兵、不願工作、為了和女朋友一起,努力考上研究所。他們說,有書讀、有學歷、又有父母給錢,閒餘時可以多拍拖甚麼的,不錯嘛。這種心情我也有,剛從中學畢業時大約也如此,所以很努力跑來台灣。但是,23歲了,不能再這樣,再拖幾年就30。一個男人窮不要緊,沒有志氣才可悲。我窮,但我努力上進,就算上進了,仍然是窮,但我進步了。我有錢,但我沒有志氣,生活勉強過,不想自己更上一層樓,安於現狀。可以的,40歲當事業、家庭穩定求安定。可是,才20出頭,正是發力的時候……我一直埋怨四年下來,甚麼都沒有得到,但是,正因為我甚麼都沒有才可以毫無顧忌向前走。
不想回香港,又不想留在成大。我明白,留在成大的生活會比較安定,但我對這種生活厭倦了。沒日沒夜為別人的事奔走,大一大二還好,上班時間固定,要做的東西不太複雜。大三大四就開始麻煩,不止做自己的,還要做別人的。同時打幾份工,老闆好像都不太考慮我是不是有別的事。另外還有一個很麻煩的事情,外系學長報帳文字需要老師簽核,可是他又不在,每次他都希望我拿老師的章過去給他蓋,但他提出方便自己的時間,可是我不方便。我有時候這麼覺得,既然事情你負責,那你就弄好所有東西,送去老師那邊。反正許多文件的製作都是電腦處理,拿去老師那邊,我上班時簽好,他也順便找老師蓋章就是了。唉…算了,受人錢財,只是最近心情很差。
我實在很厭惡自己,無法坦率和其他人相處。我看其他人都很簡單,利用完就算,講完就算。不會像我,戒心很重,計較很多,很在乎自己的言語和別人的言語。下意識地測試其他人。明明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但又沒有辦法不這麼做。禍從口出但我覺得那些都是事實,講出來無可無不可。以前,旁人的指責是我的動力,潛藏的反叛令我能夠活出自己。如今反而因為自己無法和別人同化而困擾,為甚麼會這樣?我為甚麼反而因為自己無法附合其他人的作息而苦惱?而我又為甚麼變得無法接受自己的樣子?我無法接受但制止不了……為甚麼?為甚麼?
不回頭,向前走,我……還可以走多遠?
疲累的時候只想找個人一起唉氣嘆氣……唉……我還是,死了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