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刪不掉的草稿

六月份文章產出比較少,並非太忙,沒時間打文章,而是草稿的數目增加了。許多文章寫到一半,寫不下去。不知道寫下去有甚麼意思,比如我寫了很長的分析身邊所有人的文章,但到最後呢,覺得我寫這種東西都只是為了表現自己微不足道的觀察力,如果真有辦法,真正厲害,我應該不言明,留在心裡,寫在小說上,成為小說的角色。一想到這,那些對身邊人分析的文章就不下去。
昨晚本來約了小鳴看電影,雖然我從來不相信她會應約,老實,我不會相信一個曾經放我飛機的人。本來都沒甚麼,因為早想好節目,去秋池居吃一頓最後的日本料理。沒想到貞姐突然約我和木魚,星期三去吃日本料理,今天呢我又約了巧仙吃泰國料理。那昨天的日本料理就吃不成啦!加上下班前,本來晴朗的天空忽然陰暗,心情突然變得很焦燥。我呀,總是在抑鬱與焦燥之間搖擺不定。

之後聽說阿祖去吃蛋糕吃到飽,我湊熱鬧過去。路上已經知道,他一定跟女生在一起,沒想到是系會長。我不喜歡她,因為她庸俗,還挑了個比她更庸俗的男朋友。聊天下來,還算不錯,覺得是個明白事理的人。這個年頭,找一個明白事理的人已經很難,每個人都活在自己世界,忽視他人存在。
離開時在五大唱片買了eason的不想放手,兩年多年前的專輯,想買好久,但初版有附畫冊的,很快就賣光了。新版雖然附DVD,但是那些MV,youtube都有了。現在的行銷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呢?蘋果一樣,小恩小惠嘛,要麼就明碼實價,靠!再版甚麼的,又沒改動,有甚麼好呢?
學妹說我太理性,應該去搞台灣的政論節目,台灣人一定很喜歡。剎那間我想到梁文道,他在大陸紅的原因也是大陸人太不懂得討論要理性,每個人都很情緒化。學妹點出一個我最大的問題︰「你太理性,連感情你都很理性,知道自己的底線。不會因為戀愛而戀愛,無法投入感情。」唉~~當我很感性,太投入,又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難道兩種東西沒法並存嗎?當我盲目時,捨棄感情時,才能夠理性分析。情緒掀著我,沒有理性可言瘋狂地發脾氣,才覺得感情還在,還能夠愛人、怨人、恨人。到底兩者能不能並存,而不是日月般輪替?能不能,日月並存?不能嗎?很難嗎?
我就做給你們看!寫出既理性又不乏感情的作品,做一個,既可理性評論,又能投放感情和關懷的人。
好了,又一篇言不及義的東西,我為甚麼總是產出這種東西呢?是不是這種東西才可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呢?實在……很討厭自己。

既然言不及義,就講講政治。
香港政府政改方案近日鬧得沸沸洋洋,先是變相公投、再來圍立法會示威。曾任權還搞了一輪政治SHOW,落街「體察民意」,媒體報導市民全面反對聲音之後,老曾說︰「我已經聽到巿民支持政改方案的聲音了!」還上演了一輪史無前例的背稿辯論
政府完全在輿論處於弱勢的情況下,本來支持票數不足的政府,因為民主黨突然倒戈,由反對變贊成,在一片慘叫聲中通過。民主黨因而代替政府,成為新的炮炭,全民「公幹」。箇中的內幕,香港雜評收錄很多,這裡就不談了。
不過看了之後,還真的覺得香港政治和台灣、大陸一樣,沒有正義。一幫人為了權力出賣人民,只是官寮而已。
很神奇,中國沒有政治一詞。政治是外來語,現代觀念,政治是公共事務。可是在大陸人和台灣人心目中,政治和官寮等同。官寮是甚麼呢?即是朝廷。朝廷是甚麼呢?是人民的敵人。這種戰鬥觀念,無疑是馬烈的。但有一點是共通的,政治是髒的、黑暗的、負面的……現在這個觀念仍然根植民心。現在,慢慢地植入西化的香港人心中,實在……很麻煩。等著吧!等到有一天,我把世界撕裂,就不會麻煩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