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5日 星期六

可曾留下

各種廉價咖啡的氣味漓漫冰室,時鐘永恆地停擺在三時。
「你覺得處女是不是很重要?」你把紅豆棉棉冰一小匙、一小匙刮下,摔進我的卡布奇諾。
「重要呀!」你愣住時,我點了一杯摩卡。
「第一次聽男生這麼坦白,大家都死口不認。」
喝一口摩卡︰「他們在意,只因占有慾。我在乎的是她們懂不懂得保護自己。」可可的微甜滲進舌根︰「離婚而不是處女我可以接受,但我不接受離婚。」
你好奇問︰「假如你將來喜歡的不是處女,怎麼辦?」
「不曉得,將來再說吧!我很少想將來的事情。」
你沉默、猶豫、良久,咬牙說︰「他說我不是處女。」

「哦?」我把涼掉的卡布奇諾倒進她冰盆裡。
「我承認第一次不是給他,但是他說不介意,結果……」你欲言又止︰「我不後悔把第一次獻給以前的他,當時我的確深愛他。」
我冷笑︰「所以有人猛烈追求,立即倒戈?」
被刺痛的你反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分隔兩地感情變淡,只好放下。」
「這不叫放下,叫『放棄』。」
你喝了一口溶化的冰咖啡︰「這次輪到他放棄我了,但我會等。」
「等甚麼?」
「等他回心轉意。」你眼神堅定。
摩卡剩下半杯,陶瓷杯熱量逐漸消散︰「有甚麼好等的?他走的那一刻,心已經不在你這兒。一個留不住的人何必等?」
「你們男人總是這樣,傷害了女生,屁股不擦便走。」你眼角含淚,時鐘仍然停擺。
我正色道︰「第一,別把你的矯情美化成偉大的愛情,以為只有女性無私付出。第二,不要以偏蓋全,你只是眼光不好,人又笨,哄兩哄頓時暈頭轉向。第三,你要好男人,我可以介紹,可是他們不一定看得上眼,你太笨。」
你快被我弄哭︰「難道你生命中沒有遇上一個人,覺得自己的心留在對方身上,收不回來的病嗎?」冰室龐雜的氣味瞬間蒸發。
我喝光最後兩口摩卡︰「我的過去你不清楚嗎?我說要走,可曾留下?」
回憶使你止住眼淚,激動伴時鐘定格︰「真羨慕你的瀟灑。」
我端正座椅︰「你知道我經歷多少才學會瀟灑,但永遠不會明白,瀟灑背後的代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