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旅學台南──亂入畢業家聚

小弟亂入台灣人家聚,不是第一次。這次受同學夙木魚和靖魚邀請,共巧仙、肥妹三人亂入她們畢業家聚。台灣人畢業家聚和港澳不同,我們是學弟妹請學長姐,他們倒過來,學長姐請學弟妹。我們不出席也要分錢,她們不去就沒有了。

她們約6點半,在民權路阿美餐館集合,我和巧仙約6點在學校停車場,心想,她們遲5分鐘,我迷路10分鐘,騎車10分鐘,應該來得及6點半入席。沒想到很不幸沒有迷路,早到15分鐘,其他人還沒有來,所以到處逛一逛,講講八卦。講起自己系上畢業家聚,巧仙很生氣,上星期我已經生完不氣了,拼命安撫她。她不喜歡自己學妹,我也沒有多喜歡她學妹,她爆料原來私生女已經沒有幫笑面虎工作,因為私生女和她學妹發生口角。我挺心涼,上次在老師面前說明白,已經沒有再騷擾我。最討厭這種人,說不會來求教,教了不聽,聽了不做,做了做錯,錯了不認,不認再錯。小聲提點當我唱歌,大聲一點說我欺負,直接講說我太直接,宛轉說又聽不懂。叫你寫筆記,你說用腦記,記不住又問我要筆記。沒工作就來求我,找你上班就一臉委
屈地做,這就是世界,我只能說說。
等到7時,主人翁才出現,大剌剌地遲到半小時。我們陸續入席,夙木魚仍然是大姐頭的角色,有她在,基本上就沒問題。她們之前已寫好菜單,我們只是等吃。肥妹發現有同班同學,兩個小女生熱烈地講八卦。我和巧仙默默地吃,有時亂入其他人的聊天,有時聽聽其他人的八卦。
第一道菜,冷盤。大腸好吃,台灣的「腸」類東西,肥大多汁,簡單烹調不需雕飾。其他幾款冷冷的,沒多少味道,不像通常帶點酸甜味的開胃菜。鮑魚片是敗筆,加上美乃滋失去原味。台灣人做菜講求醬油味道,醬油是主材料是副,廣東人相反,求鮮味原味。當初聽見吃台灣菜,身為廣東人,十分抗拒,沒想到第二道菜上桌,立即令我改觀。
沙鍋鴨
頗喜歡吃膳魚伊麵,甜甜的湯配香菜,平常有空都會自己騎車到附近吃。這一盤算是記憶中最好吃的,湯底不過甜,香菜撲鼻。人多,我還在等候夾麵之際,第二道菜上來,霸王花沙鍋鴨。我對台灣的湯有莫大成見,廣東人常說,出了廣東就沒有人會煲湯,我也會一點點,以前常煲。在香港看台灣節目,常說台灣海鮮湯好喝,可我這幾年來,抱著屢敗屢戰的心態,結果是屢戰屢敗。湯上桌,沒想過動筷,巧仙先動,喝了湯,直誇很好喝,連續喝了三碗,不停說很好喝。好吧!那我也試試看。喝了一碗,果然非常滋味,全鴨霸王花加雜菌。我望著那隻鴨,不知該怎麼動手,印象中鴨肉煮太久,會像橡膠一樣。鍋子轉到另一方,靖魚輕易用筷子掀起鴨肉,我瞪大眼睛,嘴巴圓張,驚訝不已。康康在對面大叫︰「張子房的樣子,我好想打他唷!」
清蒸大鱸魚一上桌,我又是一陣皺眉。以前去過不少店,每一次蒸魚都令我失敗,完全破壞海鮮本質。大家都沒有動魚,我問肥妹要不要,夾一塊給她當作試味,她說她不吃魚。我想了想,還是很想吃,咬了一口,入口,驚為天人!雖然遠遠不及我常吃的那樣,但抱著死士心態,加上太久沒吃到像樣的魚,這一尾魚就像甘露般,令我食慾大增。肥妹看我吃得這麼高興,從來不吃魚也叫我夾一塊給她。我夾了兩邊臉頰肉,一塊自己,一塊給她,一般台灣人不太會吃這部份的肉,魚快冷掉時,發現魚肚無人問津,順道把它消滅掉。
雞湯粉絲
巧仙忽然感嘆,轉眼畢業,實在不願回去。我問,你回去會被逼婚?她笑說回去可能很快左手拖著女兒,右手拖著兒子,老公在旁邊。我說結婚記得找我,我飛過去喝你的喜酒。話猶未畢,一碟炒粉絲封住我們嘴巴。常吃食材豐富的炒米粉,這一碟十分普通,色彩平淡,然而口味惹味,粉絲細滑,雞湯味濃。巧仙夾了一碗又一碗,我吃了兩碗。她縱使停不下來,看見下一道迷幻菜式上桌,還是問了好幾次菜名,店東用濃重台語音調的國語講了兩次,再用台語講一次。很可惜我們不是台灣人,店東苦心白費,經過幾位台灣同學解釋,我們才知道這道菜叫「桂花蟹」。又不是賽螃蟹之類。我覺得海鮮最重要的是鮮味,拆開殼煮鮮味必失,因此必須用味道濃的調味料。這道桂花蟹,味道太淡,蟹肉零碎,吃了不知是甚麼味道。攝影師肥妹拍下照片,沒有動筷便重新投入同學之間的八卦之中。
清蒸臚魚
大蝦上桌時,我眼睛瞪得很大,鮮紅的蝦子數量不多,我遠離上桌位置,頗為焦急。巧仙說︰「吃過西海岸的蝦子,就不會想吃。」我沒吃過西海的蝦子,動手一夾,冷的……肥妹放下比她更港女的台妹同學搭訕︰「台灣人喜歡吃凍蝦嘛!」我不太理解,海鮮不熱,有甚麼好吃的?台灣人好像也不太欣賞,剩下近乎三份之一。有一個轉學 生胖子,拿蝦子取笑自己是蝦醋(呷醋)。我問康康,為甚麼轉學生每年固定來一個怪人,而那個怪人必定升上研究所呢?肥妹聽見說︰「我看過他以前的照片,是個帥哥,我看見嚇到了,過幾天給你看。而且他很厲害,讀很多書。」我冷笑說︰「不用給我看,我沒興趣。他看很多書沒錯,我跟他上課時一直很想封他的嘴。他只不過把書上看到的東西未經消化讀出來而已,有甚麼厲害的?」他又很愛出風頭,別人話未講完,他大聲喊止,令其他人讓步住嘴,自己把書背完。「那位學姐就真正厲害,保持全班前十名,我是18學分那種,她是30學分那種,而且有兩門外語。」我望著夙木魚,不禁有一種自己浪費了四年的感覺。
西瓜端到桌上,兩桌人已經換了位置。好久不見的轉系同學家慈熱烈搭話,問我們畢業之後的打算,我不斷炒熱巧仙結婚的謠言,巧仙嗔道︰「子房一直想我回去結婚。」她以為家慈會幫她推翻我的企圖,沒想到家慈說︰「你結婚記得找我,我去參加你的婚禮。」巧仙發現我們不可理喻,轉而問我的去向。我含混過去,乘機轉移話題︰「阿祖沒有來。」家慈立刻激動說︰「我去年生日,你學弟送我香檳。」我點頭︰「他很厲害。」家慈問︰「認真喔,這幾年你有想過要談戀愛嗎?認真喔。」我默默點頭︰「有啦。」她問︰「為何沒成事?」我沒有直接告訴她︰「有啦,只是大家落差太大。我工作忙,覺得一星期見一次已經差不多。但她們認為我要放下工作和學業賠她們。不是不行啦,只是談不攏,就拉倒。」家慈皺眉︰「子房,你不夠浪漫。」我說︰「我浪不浪漫你們不會知道。這種東西是私密的。有些人很輕易看出他們浪漫,可是……」家慈接口︰「他對你浪漫,對其他人也一樣。」我讚賞地點頭︰「有時候就是這樣,身邊的女生太看重這種東西的時候,就不會覺得我吸引。」家慈說︰「嗯,工作第一。」我說︰「也不能這麼說,只是求平衡。我這麼覺得,相處久了,覺得喜歡,就坐下來談談,談不攏,就算。」家慈說︰「怎麼你講到好像跑馬一樣,唉,子房你不夠浪漫。」
飯畢結帳,夙木魚提議去另一家店吃冰,問誰要先回去。肥妹和台式港女因為系上舉行系卡啦OK比賽,想先回去,而且沒有先跟我說。我對這種活動挺反感,她們又不是甚麼要緊事。我已經high大了︰「她們沒甚麼要緊事啦,回去八卦而已。」肥妹臉色不悅,我重覆了兩次,夙木魚喝止,我才讓步。
家慈回桌,靖魚學弟發現我落單了,主動問我︰「同學你大幾呀?為甚麼我沒看過你?」我心想,你大一來的時候曾經跟你吃過飯吧,一如既往撒謊︰「我大一。」他演技生硬︰「喔?你大一?為甚麼沒看過你呢?你叫甚麼名字呀?」我微笑︰「大家都叫我子房。」他仍然演技生硬︰「是嗎?為甚麼我沒聽過大一有這麼一號人物?」糾纏兩三句,仍然不願意說系級,然後我作了一個錯誤決定︰「康康你說,我叫甚麼名字 。」康康指著我︰「張子房你很荒唐耶!老大不少還穿這麼可愛的衣服。」她指著我新買的白棉羊軍藍色棉TEE,我內心一傷,這件衣服挑了3小時才買,可是大家都說像女生款式,那天第一次穿,已經在課上和另一個女生撞款,整整三個小時,我故意用手臂遮掩。我無力地投降,此時夙木魚拉隊到附近一家古早味綿綿冰店吃甜品。
很不幸,靖魚學弟坐我車子,「路上不斷問我,畢業之後打算如何,在台南四年好歹有點感情,為甚麼不留下來發展?」「我覺得我們不是在職場,何必這麼計較?緒多忌違?」煩得我要命,恐嚇他︰「我沒有駕照,要專心騎車,一邊聊天很容易出意外喔。」恰巧到紅綠燈,他又說︰「學長沒有駕照嗎?但是看學長那麼穩重,也不需要這些證明。」我心想,難道這傢伙常看我的BLOG?要不然就是天生馬屁王。
我點了最安全的巧克力綿綿冰,不過不失,40元一碗。康康問我,剛才坐在我旁邊兩個小女孩,誰是我學妹,我說︰「胖的那個。」康康指著我說︰「我真的好想扁你喔!」我說︰「趕快呀,把我殺了最好。」她說︰「我不會讓你這麼好過。」問靖魚,他學弟住哪裡,靖魚說︰「他住太子。」我大大地「哦」了一聲。回程路上,靖魚學弟一直說台南交通問題,批評台南人是有駕照的道路流氓。我知道他想迎合我,我說︰「在他們的觀念,這樣的交通才是正常,你認為他們扭曲而沒辦法接受,就是你扭曲囉。」好不容易送他到太子,鬆一口氣。夜靜回到空房,又是相同的氛圍,歡宴後的落幕充斥。我做人一直抱持3M無痕掛勾精神,工作時挺得住,黏得緊,撤退時往下一拉不留痕,然而這一次,好像有些東西留下來了,不經意地劃下了某些也許無法磨滅的痕跡,那麼這個掛勾還算不算良好呢?

特別鳴謝
  1. 攝影師肥妹,她拿到我那一台皮套爛掉,沒有防手震的相機,仍然不辭勞苦中斷八掛幫忙拍照。
  2.  阿美餐廳,地址︰700台南市中西區民權路二段98號,老闆允許我們自備飲料,十分好客和大方。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