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失去語感

仍然處於失去語感的狀態,無法很好地組織語言,連說話都變得凌亂。一年之中,總有些這樣的日子,可能太熱,無法集中讀書。雖然閱讀量沒有減少,但總是讀不入腦,也沒甚麼,寫不出甚麼。或許,因為我安於現狀。

安於現狀,是一個神奇的狀態。許多時候話很多、寫很多東西,全因為心裡有鬱結,無法保持平常心,必須不斷地吐出,尋求回響。平靜之時則不同,不需要急於求援,渴望他人給多答案,但變得無法言語。
並不是說心情差寫東西就不好,心情差許多時候寫的東西,無論質和量都好得驚人。 但我希望無論任何心情,都可以如常地寫文章。這,或許需要多十年修練。董啓章已經寫得這麼好,董橋還說他鑽進了胡同,再給他十年,他能夠寫出另一境界。我呢?或者再十年再能入門,三十年再能達到基礎,誰知道呢?
早前不安,因為想留住甚麼,想連繫甚麼,想凝聚甚麼。我本不是這種人,覺得人與人的緣份全由天定,除非繫起來,不必也不應做任何事勉強維繫。之前學長問我,呀,那麼系上僑生不就沒以前那麼團結?我沒辦法交待,總想用一己之力,去令他們團結一點。但是…沒有辦法。
這幾天安下心來,不再因此而浮躁。基本上我已經放棄和他們變得更熟絡,他們想找我,自然會找,我不必做甚麼。大家都只是過客而已,將他們是,對我也是,何必勉強太多,何必想太多?以前多熟絡的朋友,有一兩個不也是沒有甚麼原因,消失在人海?有幾個萍水相逢, 幾年後忽然變知交好友。
雖說心境平靜,但不知為何,這個星期每晚發惡夢,不是一個,而是連續一整晚不斷地發夢,醒來,不記得,再睡,再發夢。好辛苦,每晚這樣不斷又不斷醒來,好像有某種東西干擾我睡眠,很可怕。
最近有一些煩心的事,其實與我無關,一點關係都沒有,但不知為何又惹上我。又是相同事件重覆,但台灣人,台灣阿嬸完全不可理喻。跟她道理又不聽,幫她想解決辦法她又不接受,最後只有說謊,蒙混過去。希望這件事在我畢業之也不要再找上我,到時我隨時可以走。事情總有終結點,開心也好難過也好,總有終結的一天。有終點總是幸福的,想想看,即使開心的事情,現在告訴你,你要永無止盡一直笑下去,多可怕?
所以,終結總是好事,除了感情,因為感情是一種包含了所有喜怒的東西,箇中變化令人耐人尋味。如果真要為感情找一個終結點,希望只是生命終結的一刻,希望只是人生到盡頭之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