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 星期一

某些終將失去且無可挽回的事情

患上炎夏慵懶+村上春樹疲憊縱合症。總是想說點甚麼,最後放棄了,不說了,動腦筋打字太辛苦了,哎呀,反正都是這樣,倒不如算了。夏天總是很懶惰,晚上又熱,又氣一熱呢,就很難靜心做事,書看一會就累了,得睡。最好狀態是一邊開冷氣一邊寫東西、看書,通常開冷氣的晚上我都比較能集中精神,喜歡乾爽和安靜。可是又捨不得,開一開,電費就一千多了。不是付不起,我覺得這和我的感情一樣,要看情況,要看人。
閒扯了一大堆,實因最近太閒,上班發生了一點事,不過也不太好說,很難整理。淡季嘛,反而發生一些有的沒的,搞人筋疲力歇的事情。要說也不是不可以,等我有心情組織些甚麼時再來吧。
近幾天總有點欲說還休的心情,每每拿起筆來,喔,算了,不寫。想跟其他人講講最新生活,又的確沒甚麼生活可言。所以這一篇只是某種例行性更新之類的東西,某種覺得很久沒有更新了,說點甚麼讓大家知道我還未死……之類的。 有些人喜歡把生活和正式一點的文章分開討論,我一直不想這樣做,很簡單,正式一點的文章也來自生活,切割開來又如何呢?我寧願兩者緊密連結著,寧願雜亂無章地連結著。真實的人生,不就是亂中有序,雜亂無章的嗎?
小梁說我是心靜的人,因而讀得下沉思錄,能讀哲學。最近的確心靜,想要的東西都到手了,沒甚麼煩惱,應該說把煩惱放下了。5月不經意又過了十天,該做的事情未做,時間都花在打電動之上。打電動不好嗎?沒有不好呀,至少我喜歡。只要喜歡就不會有罪惡感,比如看書寫文章,花掉半生時間沒令我得到甚麼,但,我喜歡,就行。最怕不能做喜歡的事情。
小梁叫我寄幾本書給她,她想看人文類,不想讀哲學。看一看書架才發現,可以送的書都送了,簡體書她比我容易得到吧!或許寄一本英文小說,以及維梅爾的帽子給她。不過兩本書我都想留著。留著為甚麼?我也說不清楚。活到今時今日了,許多東西想得到,許多東西想擁有,許多東西想保留,但我也明白,終究還是會失去。沒甚麼能留得住,既是如此,何必勉強去追求甚麼?隨遇而安,比較重要。慶幸我終於回到以前的想法,不再強求維繫甚麼,留住甚麼,連結甚麼,本來我就捨棄了一切來到這裡,如今即刻離去,都只是回到最初甚麼都沒有的狀態而已,又何必擔心,何必為此違背自己,何必害怕呢?
小梁說,你心靜才讀得下哲學。我想,說不定讀了點哲學,心才能定下來。
誰知道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