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30日 星期五

枕簟溪堂 (五)

「吶,小P。」暑假結束後兩個月小白第三次叫小P,暑氣未消。唱片店冷氣強得小白得穿上米白色棉外套,襟前繡著粉色蝴蝶。小P又問︰「怎麼了?」小白搖搖頭,笑一笑,左手搭在小腹上,又叫一次︰「你真的要離開囉?」
小P說︰「對呀,冬天的時候我已經在南半球曬太陽了!」覓得新職的小P,即將前往南半球某音樂製作公司任副總監,老闆特定從西班牙回來辦送別會。
小白望著他清澈眼神問︰「假如我不去送別會,會不會很過份?」
小P盯她一眼,她的手下意識地移開小腹,小P問︰「那天有事嗎?」
小白嘆氣︰「我媽叫我回去,一些家務事而已。」她母親不知道小白獨身,私自約了前男友,談她們訂婚之事。
小P認真說︰「媽媽比較重要啦。」小白嘆氣,如果小P堅持,她就有藉口推掉。前男友答應赴約,小白不知他心裡如何打算,按照過去慣例,他很可能願意訂婚,圓老人家心願。若真的如此,他早晚發現,小白該怎樣面對?
「吶,小P呀。」小P最後工作天,忙碌地交待事務,仍然耐心回應。小白望著那堅碩的肩膀,凌亂糾纏的黑頭髮︰「我們會再見面嗎?」
小P說︰「明年暑假我還是會回來,只怕到時候你已經把我忘記了!」
小白帶點哀怨︰「暑假嗎?好遙遠喔。」
小P認真數算日子,即將展開新生活,再長遠的將來都變得短暫,卻不知道小白口中的暑假不在前面,小白喃喃自語︰「記憶能夠遺忘,身體卻忘記不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