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 星期四

枕簟溪堂 (四)

小白伏在桌上,冷汗直流,腹腔好像被重型機車輾過。打電話向小P求救,他最快半小時後才可到店代班。打電話給前男友,電話另一端傳來三四少女笑語,他支支吾吾說不方便前來,小白狠心掛斷電話,腹痛瞬間襲至胸口。如今只希望小P來到之前,不要有客人進來。此念一起,腳步聲自門外漸至。
「你還好嗎?」邵華倫棕色西裝外套、天藍牛仔褲、黑皮鞋漆亮。小白抬頭,無力地搖頭,痛得眼角流淚。邵華倫從口袋掏出止痛藥說︰「有水嗎?」小白指指黑白格子手袋,邵華倫扶起小白,助她吞服兩顆止痛藥,擦去她額上汗珠。
小P比預計早到,焦急問︰「怎麼了?」看見邵華倫在收銀枱後,微微點頭。
小白還未開口,邵華倫說︰「我帶她去看醫生。」
小P望望小白︰「別擔心,這裡有我。」再望望邵華倫︰「她拜託你了。」
邵華倫提起手袋,一手摻扶小白,小白第一次如此輕盈地走到街口,鑽進車子前坐,不一會已停在醫院停車場。幸好醫院輪候人數不多,醫生疹斷是腸胃炎,開了藥,叮囑只能吃流質食物。離開醫院,邵華倫問明小白住處,買碗廣東粥載她回家。小白勉強吃半碗,服藥後沉沉睡去。
地震搖醒了小白,她驚得緊抱守在床邊的邵華倫,人如巨浪屋如船,小白很想衝出門外,但藥力未散,混身乏力。邵華倫一雙大手抱著她,無聲安撫。不知過了多久,長長嘆氣︰「好可怕,這裡十樓耶!」她暑假沒有在宿舍留宿,同學暑假回台東,因而借住。邵華倫笑而不語,手在她長髮間遊移,小白頗覺尷尬,拼命尋找話題︰「對了,為甚麼你會帶著止痛藥?」
邵華倫答︰「在美國唸書時,有一次病得很嚴重,發高燒,躺在床上痛得沒辦法動,連電話也打不了。」
小白驚呼︰「那怎麼辦?」
邵華倫安慰說︰「我兩天沒吃飯沒喝水,幸好房東上來收租,救我一命。」
小白心頭一寬,邵華倫不徐不疾,講述留學經歷,新奇趣聞逸事源源不斷。 二人漸漸躺在床上,直到天大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