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下一場革命

我總是如此,每當我有意識之時,一個月快將過去。4月份煩惱皆圍繞著書,奢侈得要命的煩惱。
這幾年零零星星幫一些香港網友書,寄回HK,成本很高,我只賺一點折扣後差價,假如從戶口領出來,剛好是手續費的錢,其實沒賺頭啦。不過也還好,當存港幣,回香港時用,不用賠錢給銀行。還可以結一點書緣。寄書很開心,能夠把某種意識和希望寄到某生人手裡,心情很好。今個月初,已經寄了三次,一箱回HK,一本龍應台簽名大江大海去馬來西亞(其實她簽名看不出本人名字= =),一本女王力給wing。wing去了澳洲喔!突然間去澳洲當保姆,要教小女娃wing姐女王之道=.+ wing讀書很多,不過她是典型傭俗讀者,鄭梓靈啦林詠深啦一大堆沒有藝術價值的劣質書讀很多,我留在她家三年多的書,她沒動過幾本,讀了村上春樹覺得不對味。介紹許多人看挪威的森林,只有她一個說不是她味兒。神奇。anyway,她倒是好人一個,也不覺得她幼稚甚麼的,也許我跟她沒有深交吧。曾經何時我還想說她讀完我的書可以神功蓋世甚麼的,當時愚蠢得要命。反而是DICK,不太讀甚麼書,翻過我幾本,變得很愛追問我,該有甚麼書可以繼續讀呀。真是一個上進的有為青年。
上兩星期還因為大一學妹meng姐生日,狠心捨割了幾本書。本來我只是隨口說,你挑幾本吧。我看書在朋友之中算生癖(雖然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生癖,都有赫赫有名的大作家呀),所以大家看我的書櫃大都下不了手。沒想到她一來就挑了《醜陋的中國人》,我吃了一驚︰「識貨WO。」其他人看我的藏書都會說︰怎麼沒有東野圭吾呀?沒有有名氣的專欄作家?沒有食經喔?等等等等。她選柏陽當下,我非常不捨,犯賤心理嘛,有些書我預設了想她選但她沒選上,反而選了我想保留的。想了兩天,也重新翻了《醜陋的中國人》,哎唷,我不會再讀這本書啦,除了序以外。上面還貼了很多自己的筆記,百般捨不得。可是,我留著又沒用。曾想過買一本送她算了,但又想,那又好像缺了點意義……跑去問活死人學長意見,他也沒有好主意。最後我是連同冰點一起送了,去年讀過最好的小說。這又有點小巧思,本來冰點是送給學姐的,她忘記拿,就給學妹吧,她讀了喜歡就趕快買續冰點借我看。當然,這只是一丁點兒的小胡思亂想而已,她大概不會買吧。不過這個學妹倒是蠻大膽的,在我面前自認書蟲,哼!我的書蟲地位是絕對不會讓會她的!
講起讀書,01年至今讀書數量和質量均有所提升。讀了好幾本文學小說,最近小說都集中只讀文學,流行文學一本也沒有讀。雖然店裡進了玫瑰的名字,非常心動,198而已,網上風評很好。但我還有厚厚兩本1Q84和一本英文小說未讀,同時上個月才告訴自己,暫時不要讀太多小說,多讀哲學和人文科普類。但今早起床又突然興起一個邪惡念頭︰多買兩本書,儲一點回HK看。
 讀完小團圓,也許了異鄉人。急不及待想翻瘟疫。譯筆優美,卡繆的觀點和角度也十分銳利,很存在主義。所謂存在主義大概是相對的,你如何看待世界,世人給你甚麼反應。他身處無法認同他特異存在的人之中,寧願一死以示清高。關於卡繆我只讀過這一本,將來多讀一些,才有辦法判斷到底如何。過兩天問問大熊,HK有沒有辦法買異鄉人法文版,纏著他好好研讀研讀。
活死人學長博物館週需要創新主題,我們胡言亂語了一整晚,狂爆四字詞,半走火入魔狀態。近來都是如此,到處燒人,希望借助串人確認自己的存在。這倒是和卡繆有點異曲同工似的,又或者這才是我真正的狀態也說不定。另一方面我試著釋出關懷,對其他人,特別是女生的,能是我近來身處環境都圍繞著她們。這是我以前不會做的事情,我覺得自己的善和愛只能給予牽我手的人,現在我把其中的百分之5分散地投落在不同人身上,男也好女也好。並不是想做甚麼或者埋甚麼線,純粹想借助這種行為來確認自己能做到甚麼程度而已,僅此而已。
我想試著在畢業之前把過去的惡和今日之善作出調和與平衡,然後再往前進,迎接下一場等著我的難關。前面等著我的,無論是生也好死也好我都不怕。不過,這幾天不知怎的一直想死,想著,早點死去就好了!把惡拿出來的後違症,每次做了壞事說了重話,都覺得與道德相違背,但不說又覺得不像自己,一想到這就很想死…非常想死……真要命。真真要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