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8日 星期日

人夾人緣

輾轉聽來消息,阿祖說阿琼約今晚食飯,幫大一學妹meng姐慶祝生日。我第一時間反應是︰「你兩條仆街家聚又唔見你咁積極,呢D咁既野就咁主動?變左台仔咁囉。」其實理由都好簡單,家聚係大圍野,做得好係應該,做唔好我地都奈佢地唔何。反而玩下慶生,圍內幾個人,到就比面唔到就唔洗比面,大家又覺得好好玩好溫馨,黎到台灣有學長姐慶生WO,學長姐對我幾好。細路仔野,討好人既野我都識LA~~我地系僑生,一般都無慶生呢回事,唔係話無就唔搞,大家得閒出黎搵個名堂食下飯都幾好,但係D重要野又搞唔掂,其他野又咁積極,無論佢地幾開心都好,我都只會覺得班友正經野做唔掂就走去搵D細雞野黎滿足自己,好聽D講句︰「我呢D叫反傳統,我鐘意行自己既路,吹咩?」實際上係做唔掂人地交帶落既野。
關於家聚既事我都埋怨左好多次,成日覺得自己依家係最大,想大家FD D,團結D。但我本身又忙,又唔係個種好積極主動既人,搵到我我就幫手。而且呢D野都唔係我做LA,應該係大二大三做,我大二大三個時自問做得唔錯,今年大四LA,仲要我搞,樓下班細既真係要檢討下。尋日同活死人學長講︰「咁家陣系上面D僑生咪好唔團結?」我話,行過見到我當見唔到咁囉。
 學長叫我唔好太在意,人夾人緣,好似GAP超同我地唔夾,我地四年黎都無SHOW過佢 。或者我太過在意去維擊某D野,成日覺得唔知係咪自己錯,雖然我都知自己做唔到D咩,巧仙都話係D細既唔識做,但每每黎到呢D位,自己都唔係咁睇得開,但係都咁多次,睇唔開都要睇。
前幾日,瑪莉學姐係新加坡傳SMS過黎,叫我畢業去新加坡搵佢,勁開心。我係到唸,我同其他學長姐既關係係咁,去到澳門都會搵佢地食飯吹水,依家呢?住埋同一間屋都已經半年無見。講起樓上班女就真係谷鬼氣,雪櫃入面D野發曬毛都唔掉,勁多蟲飛黎飛去。頂!有無搞錯。本來我唔係好想洗,又係我洗唔係問題,但谷住度氣呀嘛,谷左成十分鐘。要忍我實忍到,半年姐,以前我同人鬥氣,三年無洗廁所都係咁。但雪櫃WO,臭WO,大佬,我都未試過,仲有蟲飛出黎,入埋我間房。真係頂佢個肺。算LA~~最後都係我洗,一定係我忍唔住。不過佢地D豐功偉業我會宣揚出去,講完得啖笑咁。大佬,幾個女人(雖然我覺得佢地好man),點解可以由得個雪櫃發毛都唔理,仲可以日日係入面拎野食……臭WO,痴線架。
唉,或者真係唔同左,只不過差幾年姐,點解D價值觀會差咁遠。巧仙成日都話家陣D細既唔識做人,識唔識做人唔緊要,以前我都唔識做人,但理論上邊個對我好邊個對我差,我心裡有數,對我好既我唔會幫佢差。好似阿東咁,好多人都唔鐘意佢,有時我都唔係咁同意佢做事既方法,但佢對我好我就唔會對佢差。每次我同阿東講起,阿東話我地「氣量」比其他人好。好鐘意呢個詞語,氣量,又的確係,既然人地唔珍惜我,我又何必珍惜佢地呢?黎到TW,老師又好老闆又好學長姐都好,大家都好珍惜我,成日叫我返到HK都要同佢地保持聯絡。呢D,就係緣份。我知自有咩缺點,好壞對錯我都好清楚,我坦坦白白做人,岩既就黎,唔岩就走。有時候我會做D賤野,但基本上係一個好人。
不過我份人又好難滿足,討好對我無用,軟功硬功都對我無用,真係有用,就係當你落難既時候有人會幫手。當然我唸家陣D人都唔會出咩事,應該話佢地無膽搞事。真係無計。個次去澳門,咸濕學長話,佢地成日群埋D 17 8 歲既人,成熟極都有限。咁又係,既然佢地覺得咁樣好, 就由得佢地,或者佢地永遠都唔會感受到,有個畢業左成年既學姐係大海另一邊傳SMS過黎既喜悅。或者有LA~但我一路都咁覺得,我D朋友,全部都係一時之選,唔好我都唔揀,希望我能夠珍惜。至於團結唔團結,都剩返最後幾個月,開開心心畢業最緊要,唸下畢業之後點樣搵工,點樣happy下仲好。BILL好似又話想黎TW,真係好。我仲想去多D地方,見識多D事,學多D野,識多D朋友。畢業,一切又可以從新開始,去世界盡頭尋找最終和最大的自由。

講左一大堆埋怨既野,好似搞到佢地一文不值咁,查實又唔係。每個人既優缺我都知道,只係我心中有一個理型,希望大家都做到,咁就大家歡喜。事實又係唔係咁呢?又未必……是但,講完人地D野,講下自己D野。
小故事卡住了,不是情節,而是數字。按照原本故事只能寫五回,但這種分開的故事我一般都寫七回。我在想要不要寫夠七回,而我居然因為這點兒小事而想了整整一個禮拜……真是夭壽。
再講講張愛玲。《小團圓》讀了一半,總覺得和外面的傳言相差很遠。這本書自傳性很強,但外面傳言總是歸結於張胡之戀,事實上這本書進行到一半,講的是九莉和母親之間相處,一個不是自己母親的生母,如何糾纏眾人之間,迴還在各種愛恨之中。九莉作為一個眼睛銳利的人,她如何在這種種難撼之中過日子?她不喜歡母親的交往,但她無法在父親那兒得到安定日子。這樣的生活,這樣的家庭叫他如何過日子?最難過的莫過於一切都如她預料,她知道母親會如何,知道身邊的人會如何,而她還帶著理想、夢幻,她期望自己有一場電影般的愛情,但現實是她看見了這些離散。很好奇之後接下去會怎樣,可是小團圓敘事的確很混亂,讀了總是不知所已,忘了置身何處。
最近讀書讀得很用力,總是全神專注,提筆摘記。這次從香港回來,我對文字的態度改變了,對人的態度改變了,連對自己都改變了。這麼樣的事情很難說明,不是自身無法感覺得到。我不知道將來會有甚麼在前面,只有努力向前。我無意去傷害任何人,不會原諒亦不會因過去的傷害或是喜悅停留在某一點之上不繼續尋找我的方法。想通了,我只能這樣而已,不能怎樣,只能如此。
我覺得那個曾經熟悉的自我又回來,而這次我能做到更多更好的事。我能夠帶著某些我擁有的特質,以及在台灣得來的踏實,向著我想望的夢或是理想前進。無論好夢,還是惡夢,至少我做了一場夢。有夢,總比無夢來得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