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4日 星期三

悽惶

回首往事,總有有點悽惶, 悽惶。
做了一個夢,非常奇怪。
天空一片灰,外星怪獸來襲,熱血最強三台機械人緊急出動,到各處救災。
我躲在雞嶺,鐵皮屋小平房,在市區辛苦搶到剩下的面包和糧食,沒剩下幾多。世界末日來臨,看見天上飛來飛去的機械人, 十分希望他們能夠除去外星怪獸。我能夠感知怪獸躲在何處,告訴機械人駕駛員大怪獸在。他們請我一道前行,我回絕了,也沒甚麼理由,就是不願出現,但答應他們有必要時幫忙。
當他們要和大怪獸決戰之時,歌修羅突然飛來,說阿成不見了,沒辦法合體。我當時的念頭時,靠,怎麼連他都當上駕駛員了?他們我找他,我心想,真麻煩呀,好吧。然後去找瑪莉調查,她說阿成和女朋友私奔了。虎太郎瞎眼說︰「這傢伙有種喔!」瑪莉水晶球占卜,找不到阿成,反而找到他女朋友。水晶球內看見她躲在某個地方,到處是巨大和圓潤的岩石,阿成女友無力地坐著,神色有點怨懟。嬰兒大約兩三歲,在岩石間爬來爬去,虎太郎大叫︰「趕快去救他,他的魷魚蘇已經被埋掉了!」仔細一看,嬰兒一隻手掌的手指已經被砍掉,身體還有其他部份缺不全。

 然後醒來,5點半。再睡之時好像也做了個夢,夢見把POLO衫掉進洗衣機裡洗,衣服都退色了。
夢呀,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昨天店裡來了很多很乖的女孩子,打扮樸素,安安靜靜地看書,講話聲音少少地。結帳找錢時,我故意用指尖碰了其中一個的手,以過我都是凌空的,手涼涼的,忽然想起我以前那雙手,冰冷得很的手。
重看《表姐你好野》,臨別前鄭裕玲寫信給梁家輝,講牽手對她而言又多重要。近來看spehspeh facebook,不知他是否又遇上感情問題。蕾的感情問題BILL連續劇一般copy給我,我讀了,感慨萬分。大家都是性情中人,很感性的樣子,但感情無處寄託。我已經練就一身本領,遇上這種事,不會令自己傷心超過兩天,他們好像還不能。有時候我會覺得很奇怪,明明我認識的都是好人,為甚麼會遇上失意和跌盪呢?反而那些賤人,卻一帆風順,最近時常覺得,世界需要的不是好人,是賤人,標榜倫理道德的社會,是賤人欺騙笨蛋而塑造,你們乖乖的,我就讓你們好過。所以就有賤男人出現,賤男人通常只騙好女生,因為好女生太容易,真正聰明的女生難得到愛情,因為她們了解、明白。而我呢?也許太了解太明白,所以出來總有點可怕,當其他人在我這個年紀還在摸索之時,我已經參透而且達到了。大B常說我總是想找個明年就可以結婚的,當然,每次我決定牽手之前都會考慮到結婚,甚至把五年時間表構思完成,才決定手心去向。不過我太缺乏安全感,動不動就會有一種張子房式彆扭,找個地方躲一躲,可能過一陣子就會回來。我愈希望能夠持久,這種彆扭就會出現得越快,我也不知道為甚麼。
最近不知為甚麼大家都在猜我將來會和甚麼人一起,老闆娘還是堅持姐弟戀,樺華學姐說我會和一個很吵的人一起,因為我理性而安靜。我想,我吵的時候你看不見而己啦學姐。我一直這麼覺得,你想和怎樣的人一起,首先要想一想你將來日子要如何過。
關於我的將來嘛,畢業了,總會有人問,我總是顧左右而言他︰「不知道呀,沒想過呢,死不去就活下來吧!」到底我將來要怎樣,我出來之時已經想好了。這幾年來雖然迷茫過,錯失過,懷疑過,可是現在嘛,我覺得自己又穩定回來,堅定過來。是的,還是只有那條路可走,我只想走那條路而已。
近來又開始胡言亂語,這幾年做人都是恭恭敬敬,不亂說話,乖乖做人。如今又開始講一些無傷大雅的傻孩子話,這說明我的安全感回來了。四年呀,終於安下心來,沒想到花了這麼長時間。現在的我好像可以比較自如地操控稱之為語言的東西,真實與虛假的東西。不會亂下諾言,又會小心不去傷人。我覺得自己比以前更好了,能夠做更多事,以前的事也能夠好好地繼續下去。看著辦吧!我對於我所追求的,比以前更加堅定,來吧!就看我的生命能燃燒到甚麼境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