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疲倦

洗了澡,精神好一點。有時候會想,才不過從8點做到5點而已,就這麼累了,我真的很不能吃苦。所以不願回HK就是如此。當然,這麼累也有很多原因,睡不好,工作太忙,繁雜事情太多,還要準備隨時隨地和其他人爭論來維護自己一點權利。很累。吵架很累,但有些東西,不這樣,無法得到。明天又要去外文系,想到就覺得疲累。這次我已經很乖,為甚麼還給我出亂子?還有文章的事,想得很累。
英檢之事,另文再述。先講工作的事。
##CONTINUE##
店裡很忙,開學總是這樣。一堆不明不白的人跑來問書,九成問原文,查大陸版本(店內廣告分辨大陸原文書)。找原文書非常枯燥,仔細比著外國和大陸出版,因為每一筆可能做成的生意都影響書店存亡,必須集中精神、仔細、努力、認真比對。可是找了,客人不一定來訂。我們不比大書局,每一張訂單都很重要,所以需要仔細處理。只是其他簡體書店也開始挖這一塊市場,三民已經提供網站訂購,雖然不知道他們服務有沒有我們這麼仔細,但至少客戶方面我覺得小書店會比較重視。找書本身已經很累,一邊找,同時又有大量新MSN、E-mail來問書。我明白客人是一種不能等的動物,不過很無奈,有些東西除了等也急不來。而且書店不止提供問書,還有其他事情需要處理……忙死了!不過忙也有忙的好,證明有生意,所以我只會在這裡埋怨一下,對著客人我很還是偽裝得很好。這重我以前最討厭的東西,如今,我已經能夠好好的操作。
多人來問書,也有好處。來了一兩個漂亮的女生。昨天有一個女生來問法律書,找書時她和貼得很近,外套帽子繩頭落到我手上,我不自覺地輕輕拉了一下。說實在話,我喜歡這類型女生,外表文靜,長頭髮,打扮簡單,有禮貌。當然,喜歡還喜歡,不過我覺得自己不會和這種女生在一起。店裡還有另一個女生,好像是南一中的,雖然外表也不錯,但每次來買書都殺價,買很多殺價,還好,她總是買一兩本就殺。這兩年我看著她長高,我心想,她以後就會是那種強勢女人。女人強勢沒問題,最大問題自以為是。而自以為是的人通常那個「是」都是錯的。
講完店裡,講應賽。好煩,一直糾纏著,要我介紹工作給她。一直糾纏,要我教她報帳……煩死,煩死。好不容易抽到時間,教吧,不教也不行。沒想到今天下課,已經累得不行,又看見她,又糾纏了我一個停車場的距離。煩死……我不放心把工作介紹給她,一來不相信她的工作能力,二來馬拉妹教訓過後就不想胡亂介紹,三來我想留一兩個工作給港澳的。到時候再說吧!今年的工作必須由我完成,不放心交給其他人。不放心……我總是這樣,卻搞得自己很累。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像我一樣,一旦構思小說時,就會變成另一個人。許多作家患有抑鬱症,病發時才有辦法好好寫小說。那麼我想我是頗為燥狂那一類,當我想寫 點現代小說時,整個人的精神都會處於一種高度敏感的狀態。這種狀態每次都不一樣,而且總是只有寫當代的現代的有關才會發生。
我不算作家,誰多寫作 經驗仍然不完整,所幸試過寫不少東西、不少文類、不少體裁,可以講一講自己的心得。這麼講一講對自己有幫忙,特別在這種兼顧上班和學業的情況之下,必須要 分清現實和虛幻。
這次很有野心想寫一個新故事,想來想去都不成。以前寫東西總是手到拿來,很少真真切勿想這個人到底怎樣,那個人到底怎樣。這次想 寫個故事,基於普遍現實的故事,一個我不願承認存在的世界。這次把A同事外表+B同事經歷+C同事性格+D同事感受拼湊在一起,變成一個新人,可能會套一 個人的名字上去。
然後是兩個男角,我想先寫一個完美的悲劇男生,再寫一個不完美的玩弄其他人的男生。故事應該有百分之50真實,這很痛苦,至少對 我而言,那份感覺和經歷之真實,令我不願直視人生的悲劇,也令我最近很煩燥。但我知道自已得寫,得把這個故事寫下去,才可正視自己、文本,以及,我所企及的感情這回事。
開始構思新故事,我問自己,感情有沒有道德可言。在我的觀點裡,很明確地說,有。而且標準很清楚。然而,很可能只是我一箱情願的想法。看到其他人的感情,自己也經歷過一點挫折了,我在想,或者,我不應再把自己的感情觀套在別人身上。可是……可是……看見活死人學長又和女朋友糾纏,看見身邊人在苦惱、困頓,又或者離散,又或者背叛。在我覺得她們的感情是錯誤時,她們覺得很快樂。在我覺得她們不應該如此之時,她們又會跟我講,不是的,不是的。然後當我所預視的離散又再出現,我帶著怨懟和憤怒入睡時,不禁要問一句,我的世界是與脫離了現實?現實的愛情沒有我所想的偉大吧!
我想寫一個新故事,我想用文字和劇情加上人性,拷問自己,感情到底有沒有對錯,感情到底有沒有道德。我覺得寫完這個故事我就會明白,明白為甚麼人會在感情人之,重覆犯錯。

2 則留言:

  1. 人之所以有愛情係因為人出世冇耐就有寄生蟲生左o係個腦到,寄生蟲為左繁殖,有基因衍化,就要使主人搵另一個有寄生蟲o既人.
    所以人只不過係俾寄生蟲利用o既驅瞉.

    回覆刪除
  2. 你的想法有點像叔本華
    叔本華說有某種意志驅使人們選擇配偶,基準是為了產出更好的下一代
    所以失戀或者甚麼的,只因為那種意志認為你們的下一代不好所以令你們分開
    雖然我不同意,但你們的觀點還蠻像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