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8日 星期一

枕簟溪堂(一)

日隱西天,城市天空泛起橘紅。小白知道列車到站時,這片天空將轉成暗紅,一種血液凝結似的顏色。小白從不留意夜空,就算讀書這幾年夜晚總是留連在外,也沒有意思抬頭看一看,這一片蓋著她二十年的天空。天空的顏色是小P告訴她的,此後,上班前抬頭望一望天空,成為她的新習慣。這習慣不經意持續了兩年。
小P打扮古怪,披頭四長髮,麻布襯衣,黑西褲涼鞋。小P已經在店裡工作七年,學生時代兼職,畢業後順理成章顧作全職店員。
「嗨!」小P不自然地揮手打招呼。初入職時,小白非常害怕,她前度安慰說,這樣的怪人誰不害怕?相處日久,才發現小P非常友善,思想獨特單純,腦袋裡除了音樂,還儲存著許多古怪念頭。
「不是分了嗎?」周一至五,小P白天值班,小白下課後旁晚接班。唯獨周末相反,小白值班至中午,方便午後回家。
「嗯,分了呀!」暑假初至,小白決定和交往四年的男朋友分手,原因是他畢業當兵,沒時間陪她。
「可是你還坐他的車?」
「哥哥嘛,他把我看作妹妹,反正順路。」
「呵!青梅竹馬的好處。」小P笑說。
「嗯。拜拜。」小白甜蜜道別,登上前男友後座。
兩人甚少一起工作,每次交班接觸不超過十五分鐘。小白有些無法對其他人開口的話,有時會告訴小P,小P總能給她有趣觀點,助她釋懷。向前男友提出分手,也多得小P一句話︰「身份和名號改變,不代表感情改變,仍可以當朋友。」
分手後小白一改過去化妝風格,洗掉十指鮮紅,脫下鮮紅外套和高跟鞋,純金頭髮染上松棕色。新購入楓木手袋、黑長靴,深黑連帳外套,鈕扣特大,帽子邊沿可用拉鏈添加不同質地毛料。想換一副金框眼鏡,結果她選擇隱形眼鏡。小P笑說︰「你怎麼從厲鬼變成怨婦了?」
小白雙唇噘起︰「是是是,你最勇敢。」

枕簟溪堂︰第二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