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冷夜與孤寂

共阿東吃完今冬最後一頓飯,獨自走在路上。找工作使得阿東這麼樂觀的性格都蒙上了灰塵。回來,沒心情打雲之遙,冷夜,阿dick凄怨二胡聲伴奏,勾起幾許幽怨,愁緒,倍添悽清。
又將離開,又將回來,迴環往復的人生,走走停停,由一個無家可歸的地方走到另一個無家可歸的地方。因為一個任性的決定變成今日的我,是好,是壞?我總是孓然一身,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看似輕鬆,實質,有苦自己知。找到立錐之地,出來時雄心壯志,今已消磨,卻又無法放棄,執著那一點點不實在的幻想和希望,又如何?
太明白所有事情並非必然,老師和朋友熱誠幫忙,並不是必然。不知甚麼時候中斷,不知甚麼時候落幕。太多事情沒有保障,朝不保夕,惶恐擔憂。 或許,這就是瀟灑的代價。
見了很多朋友,很多人安慰我、支持我、鼓勵我。也有人埋怨我不主動找她們,有怎麼約都約不到的朋友,不約就突然出現的人。這次回來,看了很多,想了很多,開始回想起當初為何出走,為何不惜放棄一切換取微不足道的自由。或者我從來不止為了自由,更為了長成與磨練。我是個懶惰的人,必須投身絕境與莫大的悲喜之中才願意思考和領悟人生。
我選擇了一條孤獨的不歸路,擔心永遠無法自立的同時,問自己,還要不要走下去?笑一笑,想起一句話︰「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