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4日 星期日

見人

趕場似的見朋友去,攀山涉水,遠渡重洋。數算日子,不知算不算長,兩年多,景物依舊,人事如初,到底我是不是出去了?是不是離開了?總是,無法認知。這幾年因為我魯妄的決定帶給很多人麻煩和不便,有時都會想,其實他們沒有必要幫我,但為甚麼總在緊要關頭救我一命呢?
不知道。想不通。不敢問。
回望,發現自己走了不少路,繞了不少圈。
這幾天不停在想,甚麼時候可以不靠人?以前只有自己一個,甚麼事情都自己解決。人大了,有些問題獨力難支,其他人熱情伸出援手,不覺生起依賴的念頭。依賴?我希望成為別人值得依賴的人,如今卻不斷依賴別人。 躺在床上,都睡得不好。輾轉反側想到這段流離的生活,雖然阿DICK沒說甚麼,但我心裡並不好過,覺得打擾了他平靜生活,入侵別人的家庭,而我又無法融入。 我始終是客,微不足道的過客,從這兒走到哪兒,穿梭在各人的命運之間。
這次回來,去了很多地方。故地重遊,新景初臨。去一趟澳門,各式新奇事物令我大開眼界,又見學長心情愉快。最初出去的理由也慢慢找回來。回來,找回來吧!
這幾天少上網,BLOG也不知該怎麼整理頻繁的約會和大量言不及義的資訊。倒是想到許多東西,學到許多東西。或者比較條理清楚的文字,需等到晚一點才有辦法好好整理。暫時先這樣,告訴其他人,我還未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