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5日 星期五

照舊

我不知道該用甚麼詞兒,回?歸?或者…甚麼?不知道。反正,來是來了,一下子就來了,風平浪靜的樣子,來了。
我像鬥敗了的公雞,拉著一箱書,從怡東路一直走,上了火車、下了捷運,從飛機上吃過飯,睡了一會,登巴士…這幾天左轉轉,右逛逛,發現,這些地方,其實沒甚麼變。以前常走的巷子,惡臭如昔。該倒的店沒倒,不該倒的店換了舖位。德明老闆娘還在,矮矮的長髮店員已圈上結婚戒指。明記腸粉和大江仍然在同一位置,商場和天橋猶在,店舖卻不知已換了多少。街上沒幾個人操著標準廣東話,奇怪的語言混雜。空氣很差,回來一直打噴嚏。
出了一趟mk,約阿東和樺華學姐吃飯。mk,擁擁擠擠,擁擁擠擠。吃了飯,聊過天,談著學校的事,學長姐的事,學弟妹的事。我投訴學弟妹辦家聚不積極,說了幾句,本來想講些優點平衡一下,卻發現找不到。講過去哪些學長姐,誰誰結婚了,誰誰又掉了工作,誰誰又分手了……
走在街頭,想到許多過去做過的傻事蠢事錯事,講過無數傷人的話,也有過歡樂經驗。朋友好像都沒變,大b依然比我更關心我自己,bill無事就找我去看看舊人,dick努力練琴……我以為,兩年半沒回來,應該很多事情都變了,卻發現其實沒多變,心裡覺得很奇怪。為甚麼沒變了?兩年半,到底算不算長?算不算久?隔這麼久,環境和人事沒有大變,應該,還是不應該?
這倒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台南的東西,來到hk,沒有人知道。hk的事情,去到台南,也沒有人知道。明明都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為甚麼換了個地方,就好像全都抹去,重遊舊地才記得?我這個人,只要換了場景,就沒人知道我之為我,連我也可能忘了自己。
最近一直覺得自己變了,變得和氣了,不想講其他人太多壞話,講三句壞總要贊賞一句。人卻變得糊里糊塗,沒有火氣,沒有怒氣,好像很和氣,好像常常笑,好像很維護其他人甚麼都往好的方面說。可是我是不是不敢生氣,不敢發火,不敢固執,每件事都似看化了看透了,事實呢…?
我仍是驚驚慌慌徬徬徨徨,對未知的將來多一分恐懼,對殘缺的過去少一點眷戀。我到底會怎麼樣?連自己都覺得沒希望。以前我總以為努力做人就能找著期待,如今…我不知道,但至少有些事情是不能停下來的…古龍說,是毒酒也好,苦酒也好,都得喝下去,這,就是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