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就此

明天就要飛走,今次回去,心情,忐忑。
早上洗乾淨衣服,一層衣服一層書。看見這堆書,心情,有點詭異。難以說清道明的,詭異。以前看見自己的書,都會很高興,它們承載我心靈的一部份,帶著它們是理所當然的。可是……最近不知怎的,開始有點,不知道為甚麼要帶著它們。有如回憶。走進了某種人生之路,出現了某種回憶,回憶這東西不是自己說製造就製造的,經歷,不經意留下來。書也是,我走進書店,不知道為甚麼買下來,讀了,然後放著。放著放著,說要掉了,卻又覺得,哎呀,這本書有用,哎呀,這本書好看,哎呀,這段回憶值得留著,哎呀,畢竟是這畢竟是那……留著留著,捨不得丟掉,然後要帶走?要帶著,又不知為甚麼帶著,只是覺得,帶著吧,反正……放不下。
愈來愈不知道為甚麼讀書,為甚麼買書,或者已經變成吃飯拉屎那樣的習慣。愈來愈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得活下去,或許,活著本身並沒有為甚麼。愈來愈不知道為甚麼得寫文字,只是不得不寫。愈來愈不知道為甚麼愛人或討厭人,是否其中沒甚麼理由?
##CONTINUE##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最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做錯了甚麼、錯過了甚麼,才導致今日的迷茫和結果。我好想問那些錯過了的人和事,已經消逝的過去,是不是我做錯了?我坐下來,任打。如果不是,我繼續堅持。但事實是,當下的決定,有著神奇的作用。有時候,我真不知道,為甚麼那一刻會這樣做,可能只是一時衝動,又或如金庸所言,是性格使然。
我時常在想一些奇怪的事情,希望在現實中實現,玩弄著某種把戲,使得人生奇情跌盪。我故意在人前突顯自己的缺點,故意表現得很灑脫,故意幹一些小事情找自己的麻煩。這,或者是我性格使然……
對於「自我」不太確定,不太有自信,不太願意接受自己,不太想做自己。老是想變成其他人,老是覺得假如當時不是我任性,如果我處理得好一點,或者事情不至如此。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呢?也許,是我覺得這四年來,甚麼都沒做成吧!
當然,也不是甚麼都沒做成,至少接了不少計劃,老師覺得我能幫上忙。店裡老闆和同事氜也認同我承擔了一定份量工作。小說嘛,寫過幾篇但沒有投稿,長篇的仍然在寫。知識沒有累積多少,但一定程度的東還是有累積的。書雜亂無章地讀了很多,有點心得有點感興卻沒法昇華很多。認識許多人,聽過許多故事,眼光開拓了,人成長了,文字簡單了,人明白了……
重讀幾年前的日記,如今做人沒有銳氣,看見那時莫名其妙的自信,想哭,沒力氣,想笑,沒志氣。離開這幾年,我說過要帶點東西回去,要變得更好回去,現在呢?到底我變成怎樣了?我想問問DICK,問問朋友。他們又變成怎樣了?大B說大家都沒變…可能嗎?不知道。我是個特別害怕變的人,因為我自己不常變,然而我變了,變得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不知道,惶恐也好,悲傷也好,歡喜也好,興奮也好。這條路都得走下去,應該說只能走下去。人生是停不了的,沒法停下來。我只是一舊雲,恰巧在這兒灑了陣雨,現在,陽光出來了,我又要回到天上,看甚麼時候再灑下來,直到落在瓶中,被困住,再說,再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