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七日

2月22日
騎車橫渡數不清的上下坡路,
我在前座,調查踏板的速度,渴望能與你心跳同調。
那是你的第一次擁抱,也是我的第一次擁抱。想說甚麼,卻被風貪婪地奪走,
你抱著我,開始在耳邊低訴,音調和心跳同樣美好。
我努力地加快腳步,這是唯一能夠做。
暫時,仍不能給你甚麼,唯有努力去做。
##CONTINUE##
10月67日
你在我手裡時,我開始明白,這就是女孩子。原來,我抱著一個女孩子。
從前費盡力氣思考的事,在只屬於你我的時空間,仿佛一切再無意義。
別問為何總要相擁。不用思考甚麼,只知道在那裡,有著我、和你。
是這樣嗎?或許明白已無意義。所有的事如此不可思議。留連的角落出現你的影子。往昔的封閉今天承蒙你願意開啓。
我說呀!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意義。

12月12
你應該明白我的心意。冬天是屬於我的日子。
那一天開始,你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想說的是,給我一點時間,讓我躲起來鑽一鑽牛角尖。不用多久就回到你身邊。
默然的眼裡看見惶恐。答應你不再龜縮斗室之中,可惜言語始終有隔膜。
輕輕用身體給予承諾。你充滿安憐和猶豫。期盼著再來一次,
你輕輕回應著,輕輕,輕輕。
輕輕,輕輕。

5月
風又吹起來,迷朦的天空遍佈塵埃。
泥濘與焦土,噗鼻腥臊。
我說過不必再苦惱。
是的。
眼前的景象荒老,之間串連的質感才是真實。
我說過手裡的才是真實,沒必要害怕眼前的虛假。
緊緊扣著的十指,掌心糾纏的汗水。
分不開你的,或是我的。
根本不必細分。是的,不會分開。

1月09
忽陰忽晴,
涼涼的天氣送著尖銳的風,
剎那間有雨的錯覺。
不!是真的下雨。冷冷濕濕的雨,打消了窗外的熱鬧。
長久沒有的清冷,斗室寧謐,卻與你格格不入。
一間子又放晴,雨後的中午泛著黃昏的陽光。
那一刻,我覺得天氣像你。

99重陽
山外,一片迷霧。
無所謂的耀日夕陽,
不過蒼然而已!獨自走過的日子
或者從來都是孤身,境象言語全屬虚幻。
唯有花,盛殘衰謝才是真實。無盡的變幻,無盡的來臨。
假如,假如只允許過一天的真實,假如……

3月2日。
遲來的紅色郵包?還是流離太久
對於你的興奮和欣喜,我完全麻木。
長久的旅程令觸覺出現時差,再也不能適應。
飄過一片浮雲,奪去曾踏足的紅塵
片言隻字的最後慰問,
手握著的,口唸著的,
是我對你
最後的質感。

初抵台灣寫的文章。詩般的語言。如今,將來,再也沒法寫出這麼美的、素淨的字句。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