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7日 星期四

茶聚

寫現代的東西時,多半帶點控訴,控訴身邊人愚蠢,控訴現實無奈,控訴天道不公,控訴自己無力挽救。朋友們說得對,無法阻止事情發生,只好看開一點、睇化一點、努力置身事外。我,或許只能借文字治療此刻的疲累。
以下故事滲雜50%虛構,想想看就知道了!我怎麼可能如斯冷靜?外表冷靜是可以假裝,內心激盪卻無從解救。試圖將故事編成一個,打了1/3卻發現角色性格無法統合,還是得拆開、解開、緩緩地說。

Tea Time 1
你帶著春意輕快地跨過地墊,一掃早前哀愁。你笑容甜密,失蹤半月的「男朋友」除夕夜伴你暢遊台北,在華美飯店共渡春宵。過去一個月,他玩弄你的疑慮和情緒儘去,剩下纏綿後虛弱和滿足的身軀南下。你輕盈地否定所有質疑和流言,指尖溫柔撫按明亮的手機鍵盤,長久撥號音終結,再次失去聯絡這事實未能打擊你感覺賜予的信心︰「可能他在忙,研究生嘛。」關於他佔據的你失去的再也無法擁有的,你一笑帶過︰「有時候 ,犧牲就是佔便宜。」
Tea Time 2
便利店白粥的蒸氣模糊你眼睛,腸胃炎與流質食物暫成伴侶,剛分手一星期的男友聞訊漠然。悔恨比怨恨多,你聽信朋友之言,認為忙於考試的男友忽視自己,要脅分手,他簡單回應,不作挽留。只是一星期,他何故如此冷漠?責難對方使你遺忘決定和對錯,新病舊情,還未成淚,已在眼角毀去。

花了將近一星期才完成的文章,好久沒有用這麼多長句和形容詞,頗為辛苦。近兩年只懂使用簡單到不行的小學中文寫作,好久沒有認真坐下來,試圖用複雜編排敘述兩件真人真事。事情太真實,真實得我無法直書。有時候,愈真實的東西愈需要虛假襯托,引發共鳴。以敘述者角度而言,太真實,反而難以坦白,宛轉言之,至少減低悲劇成份。在我深層的悲傷之中,兩位朋友理性而激越作出以下評論︰
BILL說︰甘心被男人玩弄證明她是蠢女人,蠢女人不值得可憐,她們最能找著「老襯」,成功結婚只屬幸運。蠢女人的基因必須減絕,才不致於遺禍下一代。
大B說︰呢D女人,死過一次就知咩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