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風雨台北(2)----兩個港仔

久別兩年,終於等到出發那一天。因為蹺掉一星期課和一星期工作,臨行前幾天,忙得要死要活的。臨走前晚上,才問學弟借旅行袋,收幾件衣服,連車票都忘記預先買好。到台南北門路,跑好幾家客運站,只剩下和欣有位置,上車說先去中壢,再轉車到桃園,車程5小時。我嚇了一跳,怎會這麼久?去台北才4小時多。結果在車子上睡不覺,虛耗光陰,到中壢接駁車延誤,又等了一小時,結果早上10點出發,下午3點才到桃園機場。大B等兩小時之多,我無地自容。我們坐國光的公車北上台北,不知為什麼,大B不叫公車,也不叫巴士,一直嚷︰「我們坐飛狗,我們坐飛狗。」150元一位,直達台北火車站。
到火車站時已超過check in時間,橙舍負責人來電,我們向他查詢位置。在火車站找地圖,一看,差點又中地圖陷阱,台北火車站內的地圖,既不是朝北,也不是按火車站方向擺設,標示亂指,我每次去台北,至少要被它騙一次。大B不愧是香港人,精明非常,沒有被地圖欺騙。可是我們鑽進地下街,左繞右繞十幾分鐘才找到正確出口,往後五天我們每天在地下街迷路,最高紀錄一天五次,可謂神蹟。

我們帶著行李略過巷口便利店,探頭探腦走進與繁榮先進佔不上邊的破落小巷,像極了香港工廠舊區。全台灣最大交通最集中的區位旁邊還存在如此舊區,悲喜交雜︰「換成香港,早拆了!」也好,便利我們這些背包客。橙舍鐵門列著兩道白柵欄,盆栽幾盆,白柵欄五點後就收回舍內。
橙舍老闆戴圓框眼鏡,五短身材,沒有一般台灣人的高個子,平頭,聲調陰陽怪氣,我猜他是本省人,有時候聽見他講日文。我們登上一樓大廳,先在櫃位登記,大B在身旁我懶得說話,負責人以為訂房的是大B,聊了一會才發現我才是本尊。我實在太沒存在感,唸書三年,許多教授仍然不知道我是台灣人。他詳細介紹︰「大廳可隨意使用,電腦可以查資料,開機需要點耐性,用完之後關機就可以了。茶水間有飲水機,冷熱水均可。冰箱隨便使用,可是你們冰東西時,抽一張便利貼,寫上房間號碼,避免拿錯。如果晚上不想出去外面買飲料,我們這邊也有飲料,你們按標價投幣就可以了。需要用刀和杯子,用完洗乾淨,拿衛生紙擦乾,放回原位就可以了。」他單數日值班,雙數日由另一女性員工值日,送我們名片,情況急緊可直接和他聯絡︰「你們mail說其中一天外出,希望寄放行李,是不是?我那天不在,已經交待小姐幫您們寄放行李,她九點後上班,你們直接找她就好。」
房間採用密碼鎖,他仔細告訴我們密碼鎖設定方法、洗衣機、吹風機和洗手間位置。洗手間和浴室合併為一,深度足夠,寬度卻不足,胖子容易卡住。我們訂購雙人房,四天原價3980,經小弟的師奶特性殺價得優惠價3800。入住時老闆曾詢問是否經某些網站訂房,可能有特別的優惠價。房間黑白兩色為主,沒有窗戶,只有冷氣,一台座地電扇、兩個木衣架。
我們略為收拾,大B急不及待出門,因已過五時,我們肚子打鼓,他就建議去西門町。我對西門町興趣缺缺,但也無所謂。我們走進捷進站,給他學弟借我的悠遊卡,一個站就到西門町。周一人流不多,芭瑪襲來街上雨微風狂,大B從香港帶來的雨傘,不一會就吹壞了。我們非常餓,吃過阿宗麵線,各買一杯白苦瓜汁,吃過鴨肉扁。大B瞄淮各式伴手禮店,盤算買些甚麼伴手禮︰「我剛剛升職,不知道背後有多少人推薦我。辦公室沒有秘密,大家都知道我去旅行。我們主任很曉得規矩,每次旅行回來,必定買大量手信擱在桌上給大家撿。所以手信這種東西,最重要價兼量多。」幾天以來,他反覆宣揚手信理論,令我差點以為他旅行目的只為手信。
夜裡,講了許多話,舊友近況,如今的工作。他打電話回香港向父母報平安,我寫日記、他計算洗費,直嚷「花得不夠多、花得不夠多」。
    延伸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