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1日 星期四

幻滅

連續打了兩篇比較正經的東西,說不上文章,雜文倒還OK。09年即將過去,今年,過得很奇怪。上半年延續大三的忙碌、平淡,一個人搬出去住,四層樓,只有一個,很自在。經濟狀況不佳,借了一點錢周轉,幸好還了大半,還欠大B一些,寄整套邊荒給他當還債。
大三結束,暑假仍然忙忙碌碌。目送一個個這幾年伴著我走過的朋友相繼離去,自己開始鬧情緒。仍然無法看輕散聚,唯一安慰是大家透過網路久不久連絡,至少知道大家未死。我以為大家離開會令我情緒波動很大,不能說沒有,卻不如想像中強烈。相比較和敏、冬離我而去之時,不能相比。
暑假參加文學營,死亡之營。回來後整個人垮掉了。文學營後心情低落到極點,一直延續到12月初,那份悲慘有增無減。張SIR安慰我,十年後回望興許一切都值得。或者吧!都不知道有沒有十年命。
5月時BILL來了,雖然很忙,但我很高興。面上仍然擺著臭臉對他,可是我就只剩下幾個朋友,心裡很是高興,希望畢業時他再來一趟,一起去小琉球玩。大B十月也來,我跑去台北,風雨下遊玩幾天,帶著滿身殘損回到台南,繼續受生活折磨。
來台灣三年的情緒一下子在下半年爆發。下半年我做回任性的自己,沒有把方法拿出來,順心一點,任性一點,沒太多計較,交出心,結果仍是跌盪起伏。自責很多,覺得自己太過壓迫對方,使關係緊張。然而過了一陣子,發現根本不是我的問題,好過一點。可是說實話,心魔未退,可能需要一次長途旅行才可淨化。
幸好,這幾個月不能自已之時,發現身邊多了幾位朋友。不像以前,所有事情都得自己承擔,如今學會訴說和傾聽,覺得自己進步了!多一位能講心事的朋友,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眼下多了兩個。我覺得自己進步了。
上半年比較有空,讀了幾本好書。下半年一如我過去,忐忑不安,心情不好。今年特別嚴重,世界完全崩潰,我剩下一點純真和鬥心完全毀掉,12月後思想極速世俗化。發生了好多年,今年不比去年好,應該說愈來愈差。我也知道考驗一次比一次艱辛,除了面對,還是面對。一年一年下來,到底那些是好,那些是壞,做對了多少,做錯了多少,沒辦法估算,更不能介意太多。
下半年最大得著是,我以為自己已經失去愛人的力量,不會再相信任何人。原來不然,我還呼吸到新鮮空氣,能分享他人的喜樂、分擔朋友的哀愁。或者不及以前自信,不及過去強壯,但至少堅強、踏實。我發現自己心中的善比惡更多,如今學習不計較結果,努力發揚善心,在生活中主動一點幫助其他人,的確能換到一點快樂。
好人卡甚麼的,繼續發給我也沒問題,不會再因為大家覺得我是好人而迷茫,畢竟這是主觀的事情。更不用思考太多行為後果,學著順心做人,就像以前一樣,喜歡就做,不喜歡就不做,瀟灑一點。不必時常與其他人劃清界線,亦提醒大家別用一般人標準量度我。既然當不了壞人,就當個徹底好人,徹徹底底,簡簡單單。忠實地,尋找願意接納我的人,尋找屬於我的平靜和幸福。或者我敘述的慾望會令我陷入更多困境,做出更多錯誤決定,破壞更多美好的事情,也不必介意,如果願意接納我自然願意包容我的缺點和過錯。方法論再多,也不及平凡和簡單重要。

這兩天,活死人和兔子學姐回來了,非常高興。一起吃飯,聊天。紅茶蛋糕小客廳,她抱著兔子,他禮拜地蹺腳,我大字型躺在椅子上。他講他女友,她講她前男友,我講同事……基本上還是跳脫不了case 1的模式,也許說到底愛情不過如事。講旅遊、講新加坡、講馬來西亞,我又默然,好想多去點地方遊玩。聚後必散,在門外話別,倒應了李白的詩「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大學朋友和中學同學不一樣,來自各國,散後重聚談何容易?只好留住一刻愉快,久不久回想,笑一笑,笑一笑。將來,儲點錢,去他們的國家,重聚。所以,還不能停步,應該說,停不下來吧!

2010了,23歲,跟自己說一句。人生才剛剛開始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