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俠女與鐵漢的柔情

「夠不夠謝安琪?」自從謝安琪和周博賢加盟大公司後,每次新作派台,必然惹起一番討論,到底新作和「謝安琪」有多匹配?能否代表勇往直前、不畏言行的俠女?
##CONTINUE##
《Slowness》上市之前,〈活著〉已在網路熱播。個人十分高興,Ksus2的謝、周配終於回來了!雖然他們一直合作無間,然而曲式旋律不夠黑暗,即如〈囍帖街〉我就不太喜歡,脫離基層似遠飛鴿子,淡化控訴。〈活著〉的沉重、忿懣、警世,仿似謝周二人復活,準備大幹一場挑動社會脈絡的革命,沒想到之後居然是接二連三抒情慢歌。應該說,用大路K歌的策略不算意外,教人驚喜的是平素大放黑色幽默的周博賢,居然填出如斯少女柔情的感性歌詞。
周博賢歌詞以辛辣見長,RTHK博嘴博舌內,重新填詞都以諷刺政治為主,嘻笑怒罵絕不留情。唯一有印象的情歌,只有〈菲情歌〉,骨子裡仍是控訴多,談情少。《Slowness》一連好幾首愛情為主,不夾雜任何灰暗的純情曲目,經過Kay清麗歌聲淡淡演繹,眼前登時出現雪花飛舞,三五知己窗伴爐旁溫酒,共敘舊話的情境。
可惜情歌就是情歌,詞藻再動人,依然跳脫既有的感情和規律,〈雨後天陰〉是慢板〈明年今日〉,〈寬限期〉也只是普通情歌。要求更多或易變苛求,整體100分大路情歌再聽多少遍還是不及一首85分的偏鋒歌印象深刻,〈藝妓回憶錄〉幾首採特殊行業和群體角度的歌恰恰平行滿足中的不滿。〈載我走〉倒像極了近來盛行的福音流行曲。
音域雖不及初出道時廣泛,聲線運用和感情投入較過去圓熟,象徵歌手成熟。周博賢結合英師傅等人異趣曲風,變化多端的歌詞,譜出簡單平淡令人窩心的《Slowness》。互相珍重、扶持,經歷各種風雨,跌盪交錯終歸於恰淡的幸福。「是不是謝安琪?」也許他們根本懶得爭辯,唱出情感,抓住方向,喜歡,就好。

延伸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