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7日 星期日

在店裡渡假

又在系館持續著無聊的工作,沒有人online,報告也差不多了,唯有來打打blog,自言自語一下。
系館的工作非常單調,單調有單調的好處,不用太費神,簡簡單單輕輕鬆鬆,不用面對其他人,缺點是沒甚麼挑戰性,做了和沒做一樣。書店的工作呢,一時有挑戰性,一時沒有,同樣的格式一直做就OK,除非客人來找麻煩。
平安夜當天就出了點小意外。話說我中午工作,因為其他同事臨時有事,我得去代兩小時的班。下課後空檔時間,去計中上網,看看博客來新書訊。突然店裡的小依傳msn過來,「嚇死我了!」用詞非常驚慌,說客人發現店裡的大閘故障,被某些東西卡住,她問我有沒有發現。我心想,也太誇張吧,不用那麼緊張,冷靜一點。不過小依還蠻可愛的,當初她來店,純粹因為濃妝艷抹討厭她,相識久了,覺得她其實是不可多得的店員,細心、主動,最近妝沒以前的濃,也沒有穿高跟鞋,每次看到她,都很想拍她頭,一直打一直打把她釘入地板。
當時我看她這麼害怕,我想,要不要早半個小時到店裡呢?大閘壞了,就算不是我的錯,搞不好最後要我在店裡睡。店裡就只有我一個男生,女孩子睡在店裡不安全,假如是那樣我就慘了,丁點兒好處都沒有。
吃過飯,悠閒地買面包,台南雖然很多教會,卻沒有一間報街音,半句聖誕歌和聖詩都沒聽見。看見大閘有一部份懸垂半空,木門無法順利開啓,白天情況不致於此呀!小依說,那是老闆拉下來的。她已經聯絡老闆了,為甚麼還那麼害怕呢?也許她膽子很小也說不定,聽說她表示看見血就會頭暈,看見針就會嘔吐,這種小女人,她男朋友一定很疼吧!
本來我只是上班到8點半左右,小依肯定說︰「你一定到10點。」不會吧,9點有人來修鐵門,老闆應該9點就到。我表示擔心修不好,我要睡店裡。她說︰「你人好好喔。」我說︰「不是不可以啦,假如她跪在地上求我。」整晚非常多新書處理,但「睡在店裡」和「10點下班」的陰霾無法揮去。雖然晚上沒事,但很不甘心…怎麼就我一個留到最後呢?
老闆難得準時到店,他問我晚上有沒有別的事︰「因為修理需要兩個人,請你在這邊繼續處理新書。」看著MSN那邊小依的名字光起綠燈,我很想跟她說︰「烏鴉嘴=.=」結果沒有,這種事想想就算了。
搞得很晚回去,夜裡還因為其他人佳節的孤獨,開解良久,過了12時多才睡去。節日裡,有人歡喜有人愁,我帶著滿載疑問的腦袋躺在床上,閤上眼睛︰31號晚大家都要去玩,我也想去呀,不過成全她們吧,到店裡工作省得獨個兒在房間胡思亂想。新曆年後,找個地方逛半天,休息一下,迎接期末考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