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不是家人,只當朋友

昨晚小佩MSN告訴我很多事,她說我太固執。回首舊事,雖然未必與我有關,但我無法釋懷。她只是道聽途說,我卻是親眼目睹,當中萬般醜惡我無法接受。她只是帶著幽幽的心情希望維繫從不存在的感情︰「寶瑩比你學多了。」她分不清楚,寶瑩是當中唯一受益的,如果我把事情全部說出來,她還願意維繫嗎?還願意作為中介,平息上一代的糾紛嗎?不知道,我也不會說出口,不想離間他們之間的感情。將來只會有一個人知道,至少我覺得應該對妻子作交待,讓她諒解我的苦況。或許在別人而言,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可是在我來言,全部牽涉死亡。
小佩說︰「朋友咋。」她失望吧!從來沒有家的人她,希望擁有永恆的家人關係吧?無論如何都不離不棄,分隔多遠都能互相分享的感情牽繫。朋友才是我最重要的關係,視她作朋友已十分尊重。
我和她一樣,無家。她是實際上沒有,我是形而上地沒有。我們組織家庭的意願比其他人堅定,可能也因為如此。曾經何時,我以為終於找到家人,可最終敵不過別離。大B說得對,那時年輕,誰受得了我一開始便說結婚?其實我從沒開口,但心裡是這麼想的。雖然雙方沒有話題,我依然堅持每年寄點小東西回去。我只是盡力希望維繫一點點小緣小份,畢竟都是我選擇的、我建立的。
小佩思想莫過於此,她買下禮物,我堅持不告訴她地址。昨晚也許受不了她訴苦,把肥鼠的地址告訴她,讓她寄過去。不能告訴她們地址,絕對不行。雖然說了等於白說,不過我不放心。她一定會寄炸彈之類的東西,祝肥鼠一家好運。
輾轉難眠的一晚,我想太多了吧!考慮要不要簡單說說小佩的過去,可是,她會受傷吧!可是敝在心裡,非常辛苦,每次想起都想殺死自己。小佩說想跟我一起旅行,我表面答應,實際不行,不可能相見,除非我死了,變成屍體。
心裡仍然有些東西放不下,居然能承受到今時今日,不由得不佩服自己。相信終有一日能為我分擔這些秘密,用最平淡的語氣像普通人一樣說出來,就像別人的事一樣。希望那個人,終於會出現。至於小佩,對不起,你永遠不可能是我的家人。

2 則留言:

  1. 我發現中一開始你已經成日將你D不幸同我分享喎= =做咩俾我地址佢,你俾暴蕾地址佢唔好?

    回覆刪除
  2. 你唔同嘛,當你係FD。不過你知既都只係冰山一角。
    肥鼠叫我幫佢寫校友會D稿,咪寄去你地到囉。我唔岩既你地都可以用。多謝佢~~HAHA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