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宋詞筆記(五)

賀新郎劉克莊
少年自負凌雲筆,到而今、春華落盡,滿懷蕭瑟。常恨世人新意少。

江城子盧祖皋
畫樓簾幕捲新晴,掩銀屏,曉寒輕。墜粉飄香,日日喚愁生。暗數十年湖上路,能幾度、著娉婷?
年華空自感飄零,擁春酲,對誰醒?天闊雲閒,無處覓簫聲。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
##CONTINUE##
浣溪沙吳文英
波面銅花冷不收,玉人垂釣理纖鉤,月明池閣夜來秋。
江燕話歸成曉別,水花紅減似香休,西風梧井葉先愁。

青玉案黃公紹
年年社日停針線,怎忍見、雙飛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猶在,亂山深處,寂寞溪橋畔。
春衫著破誰針線?點點行行淚痕滿。落日解鞍芳草岸,花無人戴,酒無人勸,醉也無人管。

摸魚兒西邊留同年徐雲屋劉辰翁
怎知他、春歸何處?相逢且盡尊酒。少年嫋嫋天涯恨,長結西湖煙柳。休回首,但細雨斷橋,樵悴人歸後。東風似舊,向前度桃花,劉郎能記,花復認郎否?
君且住,草草留君翦韭,前宵正恁時候。深杯欲共歌聲滑,翻濕春衫半袖。空眉皺,看白髮尊前,已似人人有。臨分把手,歡一笑論文,清狂顧曲,此會幾時又?

虞美人聽雨蔣提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高陽臺西湖春感張炎
接葉巢鶯,平波捲繋,斷橋斜日歸船。能幾番遊?看花又是明年。東風且伴薔薇、春已堪憐。更悽然,萬綠西泠,一抹荒煙。
當年燕子知何處?但苔偉深韋曲,草暗斜川。見說新愁,如今也到鷗邊。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淺醉閒眠。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

假如說辛詞之後,沒有佳作,就太刻薄了!只能說逃不出愁呀、亡國呀等等,唯有選些自己喜歡的詞,不繁雜地、嬌弱地寫景的詞句,要講標準,就如這句詩︰
「人生何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如夢令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醉花陰李清照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籮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念奴嬌春情李清照
蕭條庭院,有斜風細雨,重門須閉。罷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閒滋味。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
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面,玉闌干傭倚。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息。日高煙斂,更春今日晴未。

李清照厲害之處,不是她寫出女性心聲、等待心情,而是她化被動為主動。「簾捲西風」,試想,常理應是西風(主動)捲簾(被動)。為何故意倒裝呢?她想說,明明外物令我心動,何是我無法靜下心來,如簾和應西風。直白的說,你離開了,如果我不想你,就沒有愁惱。我能不想你嗎?不能,因而被動的我實是主動。捲簾人,是李氏自身
宋詞讀畢,實在是難得的經驗。願將來能有機會,進一步深入,有另一番體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