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7日 星期一

再見

家富束起窗簾,夕陽消溶了醫院感傷的化學品氣味。倒半杯白開水,芷樺躺在床上,淺呷兩口。家富接過紙杯,整理棉被。
「沒想到我們在這兒重遇。多久了?」
家富拉起維幕,避免陽光影響病房內其他垂死病患,坐在床伴,苦笑︰「十年了!整整十年。」
##CONTINUE##
芷樺淺笑︰「命運弄人呀。也算不錯啦,此時此刻還有認識我的人。」
家富問︰「你家人呢?」
「父母前年過世了。」
「老公?」
「沒結婚,好多年沒談戀愛了!」家富一臉自責︰「別這樣,跟你無關,是他的問題。你呢?」
「老婆生孩子,頭一胎。」喜悅悠然而生。
芷樺笑︰「恭喜。感謝耶穌基督。難怪你會在這裡。」
家富傻笑道︰「很好,母子平安。」
芷樺唉氣︰「假如好命,現在我就是你老婆了!」
家富拍拍她肩︰「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說真的,那時候我有點喜歡你。」芷樺雙眼放光,嘴角含笑,鼻翼略抽搐︰「我躲在房間一個月不敢見你,想起來真傻呀。那時候覺得太突然了,不曉得怎麼面對。」
「當時還年輕嘛。」家富不由得陷入回憶中︰「之後你不是跟那個誰在一起?他應該比我好吧。」
芷樺唉氣︰「我和他一起,只為忘記你。」
家富默然,他又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他條件沒你好,又愛管束我,對我不放心,每天查我電話。假如沒接,就打我。把我的頭撞向牆壁。」芷樺試圖撥開頭髮,展示傷痕,無奈不聽使喚。
家富握著她左手︰「辛苦你了。如果我當時堅持下去,或許……」
「你不用自責,是我個人的問題。我無法面對,即使你沒有放棄,我只會愈來愈討厭你。」
「討厭?」
芷樺點頭︰「你的好,對我而言是一種壓力。這也不錯,至少不開心時想起你的好,心裡會舒服一點。」夕陽更沉︰「很傻是吧?」
家富苦笑︰「我何尚不是?畢竟已經過去了。」
「是呀,你連孩子都有了。多久?」
家富提醒︰「十年。」手握得更緊。
芷樺道︰「我真沒福氣的女人吧!讓幸福溜走,父母離世,自己也得了這個病。一切都是命。」
「別說了。」家富鼻頭一酸,強忍著︰「都是基督安排,你是好人,會上天堂的。」
芷樺吃力地搖頭︰「不會的,我犯了戒。」她笑容淒厲︰「我以為把身體給他,以為能留住他,欺騙自己一切都為了愛。」
家富想鬆開手,但他強忍著,如今唯有這雙手能給她力量︰「別說了,過去的事情。」
芷樺說︰「就讓我說吧!世上知道我過去的,只剩下你,現在不說就沒有機會。」
家富吸一口氣︰「別擔心,你會好起來的。」
芷樺苦笑︰「遺傳病,只會愈來愈差。或許他放棄我是對的,你放棄我也是對的,我這樣的身體,只會為下一代帶來悲劇。」
家富說︰「怎麼會?你那麼有愛心,一定是好媽媽。」
「你確定?」家富嚴肅點頭︰「當年你就是喜歡我這一點?」
家富微笑︰「我現在也喜歡你,有時也會想起你。」
芷樺抽出他掌心中的手︰「不過一切都在那時停住……你應該回去了。」
家富倒一杯水,喝光,拉開維幕︰「我會再來。」
「下次帶老婆和孩子來吧!」
家富點頭︰「一定。」
芷樺閉上眼︰「男的還是女的?」
家富答︰「男的。」
「是喔?」芷樺欲言又止,鼻息平緩。凝望數秒,家富穿上外套。
「再見。」腳步聲遠去。
「嗯,保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