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劍匠

狂抄古龍之短篇……

劍有兩端,劍的盡頭只有肉體。
一邊是手,一邊是別人的身體。
劍鋒碰不到對方的身體,那就是他的劍刺進你的身體。
你,選擇何者?
當然,有第三種選擇──砍柴。

##CONTINUE##
誰會笨到拿劍砍柴?
他,一個鑄劍匠。
鑄劍匠的前園掛著一柄柴斧。
真正的好斧,傳承三代,砍柴無數,沒磨過一次。
不用磨的斧。假如劍比不上這柄斧,留住何用?
柴也敵不過,如何殺人?
劍匠花了十年,鑄造各式鐵器,磨練技術。各種形狀、材料、方法得心應手後,又花五年時間,專注鑄劍。
五年,沒任何一柄令他滿意。隨手掉進市場變賣沽酒,不出兩年,居然聲名大噪。因為,他的劍,殺了人。某個無名劍客低價買入,卻輕易刺殺王府的劍術高手。
不是劍好,是人好。
他深知這個道理,無名劍客成成後,銀囊充裕,劍術更精,勢必換一柄真正的好劍,歐治子的?干將或莫邪的?買還是搶。
他終於不再濫鑄,精製鑄鍊,鍊成後,用劍砍柴。
一柄劍砍一年,略有破損,金火毀之。
因此在他死之前,只有三柄劍,一把匕首傳世。
第一柄,東海渤地海岩中稀有精鋼鑄成。
那塊石頭被浪拍千年,外表圓潤內裡潛藏難以想像的堅硬。劍長五尺三,身呈象牙白,劍格烏金鑄造,柄烏金為體,橡木環外。劍匠讀書不多,不名浪,不名濤,名崖。
單字,崖。日後輾轉換過幾位主人。刺死江南第一劍客尹昭時,叫「無崖」;割掉西涼馬賊首領勃子時,叫「有崖」。因其顯赫名聲,最後官吏重金購得,貢入官中。某年皇帝宴請西域使節,炫耀國威,奉出寶劍,皇帝認為原本的名字與皇家不合,即興賜命「龍嘯」。出鞘一剎,劍,斷了。
第二柄劍,砍柴砍了四年。他一邊鑄另外的劍,一邊重鑄。一邊砍柴。此時,他賣柴維生。
沒有刻意模仿古劍軒轅,但一次又一次重鑄之後,劍身呈現古劍才有的紋路。
最後一次重,第二天隨即失蹤。如果被盜,賊人必是識劍之中,知道此劍無法更好,適時盜去。為追蹤失蹤之劍,他用僅餘的材料另鑄匕首。不是為了奪回,只希望告訴對方,劍的身世。
後來江湖上出現一劍一匕首,長劍古雅殺人無數,最終必奪主人性命。匕首隨後而至,總是女人帶著。
好事之徒給他們編了故事,劍客攜劍出門,別下愛人。愛人為尋找劍客,央求劍匠鑄匕首,遙相感應,至死方休。
它們,就是「宇宙劍」、「天地刃」。
最後一柄,沒有人說得準。有人說是天山雪下精鐵所製,有人說是極南之焚金製成。有人說只是一柄木劍。唯一可靠的證據,只有鑄劍師用它毀掉鑄鍊爐後,牆上留字︰
「勿砍柴,易折」

長篇小說的邊際產物。如果小說都有番外篇,這些閒雜無聊的東西,也應記上一筆。近來聽了不少故事,想寫,再等一下吧!等我把他們的人生經歷和感情沉澱到某一個階段,再行思考。聽了幾個偉大的愛情故事,我理想中的愛情,真正在現實中出現了。不禁問自己,能不能做到這麼偉大。偉大,真正的偉大。或許都是那一句話,找一個願意和我同修的人,無論風雨都願意一起渡過的人。就像劍客和劍,劍客和劍,不離不棄,不離不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