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 星期五

報帳趣事

11月最終過去了,最後一週,終於為這個陰鬰的月份帶來一點趣味。
星期三本來約了肥崴,教他報帳。走進系館,老遠就被老鼠學姐叫住,她焦急得一直捏我手臂,帶我到貞姐和守泯辦公室。一問,原來補助經費28號之前必須送出去,可是博士班的人頭資格還沒有下來,尋遍各處都沒有博士班的身影,手機長期留言狀態。這個博士班傳奇得要命,10月份開始工作,他保證能11月28日最後限期之前,申請資格和完成報帳。可是這兩週,先是東亞計劃自己報自己一萬多塊的薪資清冊被退,後是答應老師送出去的資格沒弄好。另一方面,還有1萬塊業務費沒報。老師焦急不己,找了幾張用隱形墨水寫過的發票,說先把錢報出來,不然之後要開會就沒有了。另一方面還要找資格表,可是尋遍系上都不見。搞得又是冒簽名、又是找人拍照……可最後還是不行,因為要當事人簽章,但當事人長期失蹤。只好臨時找碩一的書生學長,再填一張,送上去人事室拜託他們盡快通過。老鼠學姐跑公文之時,我申報業務費,弄了八千元,相對而言比較簡單。
午後因為我怕公文出問題,因而蹺掉建築史,待在辦公室工作。約4時30,正當我想今天大概沒甚麼事了,放鬆下來。工友突然敲門,說之前博士班申請的資格表核準下來了,卡在文學院。我吃一驚,可是中午才送另一份上去呀!只好打電話請示老師,等她決定用誰的。決定用博士班的名義報帳,雖然我頗為不情願,怕他最後不會願意把錢領出來,可是考慮報帳時間,這是唯一的選擇。
本來以為公文跑完,報帳事項可以告一段落。沒想到今早老鼠學姐說,博士班昨晚突然出現在辦公室,他在我們這邊已經沒有工作,居然自己跑來說要報帳。我們已經把帳目弄得很清楚,只剩下一千餘錢,老師沒命令需要報,他卻名不正言不順地,拿著幾張空收據跑來要錢?他弄了老半天,不成功,今天又跑來。老鼠學姐緊張得打電話給我,我店裡有事恰巧得過去,一邊和她在電話商量,一邊跑回店裡,請她先打電話向老師請示。走到一半,博士班打電話給我,詢問報帳之事。我大吃一驚,他居然臉皮厚到這個地步?我含糊說明,他說那還得去問會計室。電話一掛,老鼠學姐又打來,她得到老師旨意,阻止他報帳。之後我要上班,就沒通話了!

昨天開始認真把報帳的經驗寫下來,這一篇也算其中一部份。看是併進去還是獨立出來。刺激過了幾天,心情總算好轉,可以認真寫報告了!呵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