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做人

仍是處於不願起床的狀況,這種狀況到底還要持續多久?不斷打擾朋友,連自己都覺得煩。打文字吧!就算打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不打,又沒有用。
唉,一直在想人生的意義,其實我也明白,再想下去也沒有用,因為人生跟本沒有意義,都是後設的。但我又不得不想。不能停下來。不想活下去。
其實要怎麼活下去呀人生的意義之類,方法我早已知道,我也明白,隨便找個人拍拖或者甚麼的,日子會比較容易。這些東西,我一早知道。一早知道。可正如我所說,不願接受,總覺得有點不甘心。人,難道就只能這樣活下去嗎?人,難道沒有別的方法、別的生存途徑可以尋找嗎?人,只能營營役役地下去嗎?難道沒有更好的生存方式嗎?
沒有。
答案早知道,但我不甘心,不願接受,卻又沒辦法找到另外一種生活方式。另一種生存的方式。
不甘心又如何?現實只容許接受。
我也知道一步一步走下去,會看見意料之外的東西,但其實只是驗證一路以來不願接受的答案而已。
既然如此,還活著幹嘛?
每個人都是如此的,我也不必介懷吧?是這樣嗎?我不甘心……可又沒辦法,就算不甘心也沒用,再不甘心,都不會找到新的答案新的結果沒辦法活出新的人生。既然沒有新的東西,我沒有必要活著,沒有必要寫文字,沒有必要工作,沒有必要吃飯。沒有人需要我,世界也不需要我吧!如果我想其他得從我的文字裡得到某種覺悟,也不必由我寫,叫他們去看別人寫的書就行了!
為甚麼我會這樣呢?陷入如此境地。還是想不通……唉……不願接受現實,但也無法逃避宿命。到底,做人有沒有別的方能性?太陽可不可以一天不升起?讓我再想一想,再看一看。
突然有種,無論走多遠都無法突破人生的疲憊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