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1日 星期六

刪了又刪

近來,做人沒目標,沒動力。想死又死不去。blog的啐啐念打了又刪打了又刪,連文字都失去目標。
上班嘛…其實這些事我不是做得特別好,教一教,其他人都會做,不用我處理。老闆口頭上說需要我,只因為我很閒,他們叫我去,我都去。他們叫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昨天故意寄錯一封信,讓老闆娘罵我。一來昨天狀態的確不好,二來,我想有人來罵我一下,讓我醒一醒。可是也沒醒多少,還是受不了,一直賴床。這個冬天很辛苦,很難過,好想要陽光,好想很熱很熱,那我就不會躲在床上,至少出外走一走動,不然,這個冬天之後就會整個心都死去。
作業和報告,沒一樣想做。建築史考試49分,歷史新低。的確太看輕建築史,不過只求及格,問題不大,也不會太難吧!東西交齊就OK了。其他科也一樣吧,唉,完全沒做做報告的動力。雖然很多報告堆在我面前,可是我連碰的意慾都沒有。當然我也明白,其實那些東西要做,一個早上就OK了,只是品質問題而已。

##CONTINUE##
不斷思考人生有沒有高度這回事,處於一種很奇怪的狀態。早上不願起床,很想死,不想面對人生。出門後很hea地上班,做事常分心,不斷在想,呀,這個嘛,人生有沒有所謂的高度呢?晚上下班又很積極,覺得自己一定能達到雲的高度。
近日不斷煩大B和活死人,我好怕,想找他們制止我做傻事。以前沒有人能制止,結果傷害了很多人。他們都給我很多意見,我採兩者的中庸。一來大B的方法太激進,就像我以前會用的。二來,活死人學長的想法跟我比較相似,但我又不願像他那樣,斷不了。這種東西還是斷掉比較好的。沒想到我會有這樣一天。不過也算很有趣的經驗,至少我覺得把這種事情講出來都不怕。更有趣的是,我講的時候都穿著那件黑色毛衣,嘿,這件衣服還真的有點意思。
大B終於不耐煩把話說到盡,我逼他太甚了= = 不過講出來,超乎我想像。那件事大概和我想像差不多,沒想當事人口中一說,心情居然可是這麼激動。他有沒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呢?也不管,至少新故事,有點眉目了。按現今進度,大概五年後開始動筆。哈哈。
不過喔,最近可是連小說都覺得不必寫的狀態。讀完海邊的卡夫卡…唉,可以把其他書燒掉了!殺了我吧!正如哲學家所言,作家寫的,無非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種東西,易經早已在兩千年前寫盡了!不用其他人再寫。是這樣嗎?的確是。我想寫的,海邊的卡夫卡已經完了,我比不上他們,又何必再寫呢?再寫也無法超出他們的範圍。既然不寫,我又何必活著?
不知道,好想有人告訴我。但人呀,或許只能一步一步地活著。這些我都懂,所有道理我都明白,但總是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自己和其他人一樣,不希望自己到頭來一場空,不願屈從接受,好想活出只有自己的方法。
現在,我是一個好員工,任勞任怨吧,努力做人吧!教授老闆一直在找我幫忙吧!美其名說,呀,需要你呀,趕快來幫助呢!可事實上我不想去,那些事情,也不必我做,我教其他人,一教就會了。替代性很高。
我,希望做只有自己能做的事。嗯……反正路還是那樣~~沒有辦法突破。既然如此,還是一步一步,低著頭,慢慢走吧……不過說實話,聊天起來才發現,原來大家都比我會做人,了解做人這回事。唉…我呀,也許願意世俗一點,就不會像現在這麼辛苦。吸一口氣,低著頭,慢慢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