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昔我往矣----序

有時候所謂命運這東西,就像不斷改變改變前進方向的區域沙風暴一樣。你想要避開他而改變腳步。結果,風暴也好像在配合你似的改變腳步。於是風暴也同樣地再度改變腳步。
那沙風暴並不是從某個遠方吹來的與你無關的甚麼。換句話說,那就是你自己。
所以要說你能夠做的,只有放棄掙扎,往那風暴中筆直踏步進去,把眼睛和耳朵緊緊遮住讓沙進不去,一步一步穿過去就是了。
無數的人將浴血其中。你自己也可能會流血。溫暖而鮮紅的血。你的雙手將沾滿血。那既是你的向1,也是其他人的血。
當那沙風暴結束時,你可能還不太能理解,自己是如何穿過那風暴活下來的。不,甚至不太清楚那風暴是否已經走掉了。不過只有一件事可以確定。那就是從那風暴中出來的你,已經不是踏進去時的你了。

好多年,一直尋找所謂生存秘笈一類的東西。希望透過其他人的經驗,尋找活下去的便利方法。可是,多數留下紀錄的,都是偉人,無法用一般常識理解。好不容易找著普通人的生活經驗,卻總是時代不同、境況不一,無法套用。
這幾年在外闖盪,驚濤駭浪不多,狂風驟雨不少。身心疲累,卻發現自己已非昔日的我,雄心壯志儘去,換來一身老練本領,兩肩混世技倆。一方面為自我改變而迷茫,難以理解今我的態度和處世價值,另一方面又覺得應當總結自己,從新出發。認清今我,既作回顧,又為指導。期望諸君讀後,有一點感悟,少一些煩愁。只不過,人生這回事呀,並不是說清楚就能理解,我盡力描畫,能夠悟道,還看天、地、人。假若今日失意,明朝迷途,讀一讀言不及義的文章,發現天涯海角尚有某個不年輕的青年與你同病相憐,雖不能治,亦可互勉。感嘆過後,邁步向前。
是為序。

目次︰

  1. 生與死
  2. 得與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