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日 星期四

宋詞筆記(三)

瑞鶴仙 周邦彥
悄郊原帶郭。行路永,客去車塵漠漠。斜陽映山落。歛餘紅、猶戀孤城欄角。淩波步弱。過短亭、何用素約。有流鶯勸我,重解繡鞍,緩引春酌。不記歸時早暮,上馬誰扶,醒眠朱閣。驚飆動幕。扶殘醉,遶紅藥。歎西園、已是花深無地,東風何事又惡,任流光過卻。猶喜洞天自樂。

周邦彥之後,婉約派為宗。以前覺得蘇軾之後陸遊之前的宋代文人沒甚麼出色,真是看走眼了︰

石州慢 賀鑄
薄雨收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闊。長亭柳色纔黃,倚馬何人先折?煙橫水漫,映帶幾點歸鳴,平沙消盡龍荒雪。猶記出關來,恰如今時節。
將發,畫樓芳酒,紅淚清歌,便成輕別。回首經年,杳杳音塵都絕。欲知方寸,共有幾許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結。憔悴一天涯,兩厭厭風月。

蠂戀花 賀鑄
幾許傷春春復暮,楊柳清陰,偏礙游絲度。天際小山桃葉步,白蘋花滿湔裙處。
竟日微吟長短句,簾影燈昏,心寄胡琴語。數點雨聲風約住,朦朧淡月雲來去。

很喜歡蝶戀花的節奏,長短短長長,不像慢詞又長又臭,一件事花幾十個字,死不斷氣。青玉案的節奏也很好。賀鑄多長調,然其景集柳永和蘇軾兩體,既能畫龍點晴,又寫羈旅之情,以下一首可堪絕唱︰

天香
賀鑄
煙絡橫林,山沉遠照,迤邐黃昏鐘鼓。燭映簾櫳,蛩催機杼,共苦清秋風露。不眠思婦,齊應和、幾聲砧杵。驚動天涯倦宦,駸駸歲華行暮。
當年酒狂自負,調東君、以春相付。流浪征驂北道,客檣南浦,幽恨無人晤語。賴明月、曾知舊游處,好伴雲來,還將夢去。

《文心雕龍》寫︰惟片言而居要,及一篇之警策。大概就是這一種。

還有兩首,昨早晨讀,雖「抄」意甚濃,或許是某些名曲的原型,學識不足無由分辨。

臨江仙 夜登小閣憶洛中舊遊 陳與義
憶昔午橋上飲,坐中多是豪英。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裡,吹笛到天明。
二十餘年如一夢,此身雖在甚驚。閒登小閣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

踏莎行 周紫芝
情似游繼,人如飛絮,淚球閣定空相覷。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繫得蘭舟住。
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