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9日 星期五

等大B起床的時間

旅程最後一天,已經沒有行程。晚點送大B去機場,再決定怎麼回台南。悠閒幾天,又將面對煩忙的日子,早上八點出門上課,然後上班,然後上課,然後上班……有時候覺得人生應該像旅行一般,無憂無慮,走到哪算哪。可是,現實不允許。
再見活死人學長,他心情比之前好多了!至少我看不出他悲傷。男人的悲傷往往沉鬱著不為人知。我居然忘記把南海十三郎交給他……難得燒了碟。下次希望能夠在澳門見。
這趟行程和大B談了很多,基本上話題都圍繞女人。挺煩就是了= = 怎麼還停留在那個階段呢?大B說我要改,逛街不能不看女人,不能不讚揚一下、驚嘆一下、色一下。我說我已經到達另一種境界了,眾生皆平等,當他做到我這樣,看見女人和看見男人時沒有分別,就頓悟了。他對台灣女生的印象很好,卻只停留在觀賞的角度。或許這就是我們的差點,不竊玩又何必遠觀?
講了幾句,大家對前途仍然很迷茫。上班下班的日子,沒甚麼前途可言。算了!這種事,多想也沒用。走到哪算哪,現在成為我的指導思想。反正多想無益。
這次行程也想清楚了一件事,一件想了很久的事。我這個人就是想太多,所以錯失了許多機會,雖然我覺得機會必須靠自己製造。想通了也好,成也不成也沒關係,終於能夠按著心意去做。真正的喜歡就是不論成敗,永不放棄。假若今天我很介意得失,因為得失而不去做,那就是不喜歡,更談不上愛。而遠離這回事就是如此,當你離開,去到很遠的地方仍然想念著,掛念著,思念著,那就是喜歡了吧!
旅程頭一天還真的很想回去,到尾聲,沒有歸心似箭,也沒有惶恐。以前旅程終結都會有兩種情緒,一是恐懼,怕再回復到無目標的生活,二是疲累。這次兩邊都沒有,我好像隨隨便便上街吃過飯,然後回去一樣。我常說,心之安處是吾家,我,這個沒家的人,是否找到心安之處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