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

破戒

心情極差,超差,激差!打打下BLOG都HAND左firefox,玩野咩!
昨晚失眠,1點睡5點醒。醒來後讀宋詞,讀得人很淒絕,文學這種東西真不應隨便讀,1945+宋詞,前者死亡後者絕望……真係行不得也哥哥。
讀到7 時半上學,通識課冷氣太強,睡得不好,更加煩燥。回系館,對著法文,煩燥倍增。午飯吃了一堆垃圾,還等了將近15分鐘,光餐那個混蛋居然用5分鐘炒一個飯,成品之神奇可從蛋無蛋味飯無飯味雞絲炒飯沒雞絲看出。
之後上班,打掃,他媽的昆蟲屍體,太久沒弄,一個夏天甚麼樣的乾屍都有。客人問書,我發神經微笑嗆他們,有人問︰「可不可以先訂呀?」我說可以,假如你已經付了錢。然後又有人打電話來,一開口就說︰「我昨天找資料沒睡覺,你們有沒有這本書,電話XXXXXX,麻煩你6點10分打個電話給我。」我字正腔圓一句一句慢慢地打斷她說話,她企圖1分鐘解決的電話我拖到3分半鐘。進店時小依心情也明顯不好,我也感染到,她早上到底做了甚麼事呢?好像所有都留著等我解決……搞了老半天,等到老闆回店裡,他開口就說︰「下次掉垃圾記得看看裡面還有沒有。」我知道他沒有惡意,我也知道昨天一時失手,可是心情還是不好,仍然忍而不發,微笑對待,實在很想說︰「昨天被臨時抓來的,本來答應去載學妹的……吼吼吼吼。」心情不好就是很想吼人\_/
下班,雨忽然變大。頂佢個肺,整個下午都是毛毛雨,我下班突然大起來,有無搞錯!!走路吃一頓飯,吃了一半,吃不下,走了。侍應問我︰「不餓嗎?」我說︰「不,太難吃。」開門就走。
走路回來,過馬路,後甲國中的大馬路。走到一半,居然紅燈。幹!我就這樣站在馬路中間,前後被車賤起的水沾到,全身都濕了!!一進門房東又說,上兩個月瓦斯費每人要750,也太扯了吧!我都只是洗澡呢!一罐瓦斯660,上次我一個人用了4個月,這次每人兩個月用1罐多一點?有沒有可能?加上冷氣費要1172,仆街!剛發的薪已經沒了這麼多。我懷疑她把修理滲漏的錢都加進來,不然怎麼可能這麼貴?8月份還停了10天水呢!
好久沒像今天這樣口沒遮攔,興許是猜知朋友有難,心情好不起來。昨夜和蠢窮談了很久,基本都在確診活死人學長的留言。之後整晚都不舒服,如果朋友有難還能睡得香的,可以去當陳水扁。朋友都長大了,已經不是一出事即call,隨傳隨到隊友訴苦的年齡。大家習慣面對挫折,知道如何調節情緒,情緒過後,對於朋友只作知會。
其實我很想抓他出來,罵一頓。不過這麼多年了,也知道罵也沒結果。那種無力感,真的很想找人打一頓,發渲一下!也怕這麼狂,他受不了。畢業不是大B和阿冬,再脆弱,也能承受我冷嘲熱諷,大B或許會說︰「成日都係咁,慣左囉。」或許吧!他快來了!好想他快點來,雖然我只剩下最後1千元,不過也會捨命陪君子。現在每個人看到我都是和和氣氣,微笑待人,看見上次BILL來時冷言冷語不太搭理,甚是疑惑。那才是我的真個性。
為甚麼受苦的不是我呢?真嗣心理又浮現,有空真的要寫文章談談eva,這部驚世之作,把人寫得太深刻。愈想承擔一切,愈不能面對事實。不過,在喇沙時曾許下諾言,無論發生甚麼事,我必須做最後一個,他們倒下了,還有我。粉人俊教的英文,現在只剩一句,nothing to los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