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好想買書

又到月底,一到月底就想買書,覺得這個月好像還有錢剩,便會去買。但這個月沒有,而且還欠了許多錢,因此……不能亂來。許多教科書沒錢買,還要儲錢和大B去玩,唔……我太沒理財概念了!也不是沒有,只是覺得管理太麻煩,不去管而已。沒錢交學費就不念,沒衣服穿就不買……只是書這東西,不能沒有就對了!幸好上兩個月買的許多小說都未看,因此不買也沒差。何況根本看不下小說,之前還說要重點閱讀呢。看來是無望。還在頭痛把書寄回去的錢……唔……書很重要,比生命還重要,所以不能兒戲對待。
最近有兩部書很想買,一是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5,國民黨老兵的口述歷史。另一本是張翠蓉介紹的震撼主義,講南亞海嘯後大商人收購土地欺壓良民的事情。不過,兩本都價值不菲……台灣書,真的很貴。

略見秋意,天氣微涼,這幾天均睡得很好,每天只造一個夢。前天夢見神一般的阿榮學長,頗納悶無緣無故為甚麼會夢見他。手機一充電,發現原來他禮拜六打電話給我,但手機沒電,沒接。看來我又上了一層,難怪最近不斷試探其他人,都仿似沒有人發現。我這個習慣,其實連自己都討厭,但愈來愈精純,精純得舉手投足之間都會思考十句說話然後選出其中一句讓對方回應,其中時間可能只有10來秒……很煩,總覺得自己對人不夠坦率。寧願當個坦率的白痴,也不願當所謂聰明人,那種虛偽的人……為什麼大家都不能坦率一點面對自己的感覺呢?也許這是遊戲規則吧!不想參與也不行。

最近又有很多奇怪的句子,幾百萬字的小說也願於這些句子,用詠春的說法就是小念頭,用太極的說法就是靜……反正有許多說法。
我突然在想,假如人站到一個高度往下望,其實所有人都是一樣高,耳目不分,口鼻不清。首先必須爬上某一個高度。難怪大公司老闆眼中,不視下屬為個別有性格的人。
另一個神奇的念頭,我突然想談一次只有一天的戀愛。或許看了絕代雙驗,覺得試拍拖這個玩笑實在太棒,每天試一個也不錯。一日情包括追、拍、談、搞、分、生……HAHA,太有趣。如果世上真有這麼一個人,會怎樣?新聞仍然熱播台灣留法學生街頭索吻一百次,同理,如果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發誓每天拍一次拖,拍足一百天,那就有一百種人格……一百種人格,大挑戰,可以拿來當練習……現實中大概沒有人會這麼無聊吧!連我自己都不會好不好。那麼人物設定是誰呢?近來和阿祖比較親近,益佢吧!第一個對象,新來的肥婆學妹……唉,真悲慘,來個男人婆都算了,竟然有肥婆…明知我怕肥婆……今年家聚,積極考慮不要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