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

執房、執房

本來想寫篇如何找簡體書的文章,可是天氣太熱,沒法集中精神。講講近來在做甚麼。
開學第一個禮拜,忙左忙右的,來回上課但上課中間又很閒,不知該做甚麼。仍然在撲水交學費,很複雜的樣子,應該OK吧,不知道。左撲右撲,撲了三年,都習慣了。
房間的東西怎麼都收不完,很煩。昨天收拾東西,發現一個櫃子裡滿是鬼佬的A書,還有煙灰缸,登時覺得很嘔……不想收,把它藏在角落裡。不過一想到房間裡有東西不屬於自己就混不對勁。
阿祖和阿琼進進出出,有時拿她們的東西,有時來串門兒。最初幾天覺得很煩,可能一個人住了半個學期,習慣房門大開只有鬼造訪,突然有幾個活人走進來講廣東話很不習慣。過了幾天,沒有人來串門,又突然覺得很不習慣,老是覺得有人會突然之間走進來。
我和阿祖當然沒問題,就跟我和阿東差不多,哥們兒似的,無緣無故走過去聊兩句。阿琼倒是很怪,走過來都陰風陣陣,而且走廊感應燈不會亮…很可怕。她還無緣無故帶疼青來,疼青探個頭,叫一聲學長就閃人了,感覺好像鬧鐘的布谷鳥,我一直覺得鬧鐘就鬧鐘嘛!為什麼定時定候要露鳥?
到月尾,又想買書,好想那一隻。龍應台新書未買,但又怕房東來收水電之類,沒錢……加上要儲一點錢去玩,所以買不了。前幾天去逛商場,看上一件puma的運動衫,想買…應該是買定了,因為禮拜五要上體育課,不過也很貴,明個兒去北門路的商場看看,搞不好會有五折。自從去年衣服被偷之後,一直穿別人給我的,只有一件衣服真正屬於自己,是自己買回來……也頗為……算了,等到將來有能力再說吧!我渴望已久的生活,到底甚麼時候降臨呢?

昨天和肥潘chat,很搞笑,她說公司有三個男同事追她。我O左嘴,問她事源。她說早一陣子公司辦游船河,她是負責人,和一個負責的新同事變熟絡。之後新同事又送花又送lunch box,令她很尷尬。然後有兩個不同部門但經常有文書往來的男同事也開始展開攻勢。我笑說︰「真係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然後她突然很高興說︰「對呀!最近我瘦了三磅,因為男朋友沒和我吃飯。」那三個男同事還真冤枉,她們兩個自ive已在一起,拍拖三年,我問是否感情出問題。她說也不是,還一起奚落幾個同事。只是她最近覺得男朋友「唔識做」︰「都三年了!為什麼不提結婚?而且……他也沒有跟我那個,我怕他變心。」我罵她︰「真係屎忽痕,咁想比人搞,除埋衫係床到等佢。」她居然說︰「有呀!我試過,可是他只贊我美,就睡了!」我胡意沉吟︰「你減肥吧!」O曬嘴= =
不過又想起阿東,我總是做甚麼時都會聯想到他。回HK就不會了!放心。他和學姐也……好幾年了吧,不知~~哈哈。不過不關我事。阿祖爆料,說學姐認為我吃太少,她認為男人應該大食︰「難怪學姐不喜歡你。」我回說︰「又關佢事=.=? 洗鬼佢鐘意,佢鐘意阿東就得LA。」
拜託,找個人告訴我為什麼身邊的女人講話都那麼不合邏輯,還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是如此?救命……

前幾天幫店裡發傳單,有錢的事我不會拒絕。100張傳單20分鐘就發完了,超快,那些人接了傳單還說謝謝。靠!也太誇張了吧!發得很爽。而且十五分鐘後就有人去店裡訂書……超誇張= =!!沒想到成大人對傳單這麼饑渴,也是啦,平日街上找個人都沒有,難怪他們到旺角去,會那麼恐懼。真的恐懼喔!每個台灣人去香港前都說一定要去旺角,去過之後他們不約而同說︰「永遠不會再去,太可怕了!」所以,旺角還是要活化…唔……

晚上和阿祖吃飯回來,突然有點空虛。空虛,為甚麼呢?也不為甚麼……也許因為空虛,才會繼續寫吧!人和人都是相同的,不斷尋找與其他人的連結。作家這種群落透過文字與他人連結,從而斷絕文字以外各種途徑的連接。如果終要斷緣最初就別結緣。我,是這麼想的,可是,許多事情,身不由己。昨天阿B plan行程,我叫阿琼修理它。他今天說羨慕我們關係好,不像在香港。我想呀,只是現在而已,這幾年結下的緣,終有一天會變得完全沒關係的。嗯,身前也好,身後也好,既是如此,隨緣,隨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