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7日 星期一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鐵窗

心緒不寧的終極型態,早上起床,看見speh,甚至警告他小心點,可能會出事。我從未試過心情如此長久地忐忑,如此地,漫長地,仿佛。
speh說,可能我預感家人有事。首先我是無家的,再說如果真的出事,我會很高興吧!應詃不會,連反應遲鈍的我都有某種預感,難道,真的有大事發生?前天看到東京可能發生大地震的新聞,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新聞呢?
如今對災難非常敏感,這幾天都騎阿東的車子出去,車開得很快,橫衝直撞,但也沒出意外。不看燈號過馬路,也沒出意外。那台不能坐的單車,也沒出意外。我想去修,但又未修。水電付完再修吧!不然沒錢就慘了!
今日放假,學子華心情不好便打掃去,把整個房間從頭到尾抹了一遍。還是不好。跑一趙家樂福買牛油牛奶,回來,恰是日落。日落時我突然想起,會不會我現在和以前一樣,找不到寫作的動力,故意做一些惡事,令自己心情低落,回到稿紙上尋找安慰?不過這不一樣,這幾天我連日記都寫了又刪寫了又刪……而且我沒有做壞事呀!如果在系館一個人在房開冷氣也算犯罪。見到任何人都不想打招呼(雖然一向如此),覺得自己和整個世界無法諧協,空氣也令我不自在。
房間的窗戶恰恰看得見夕陽,蛋黃之陽斜照入室。突然覺得凌亂的房間缺了一點東西,然後,突然想躺下去,躺在某樣東西之上……然後……日沉天黑,燈光慘白,晚風微涼。鄰房博士班又帶女友回來,把塵世的煩惱關進密室變成他們的小幸福。
我在想這種狀況從哪時開始,好像是從那個故事開始,難道我真的覺得這裡會死人?那個莫名奇妙的地下室到底藏著甚麼?我活著為了甚麼?
這幾年,一直都忙著賺錢。每到這個時候,就只是想學費、學費、學費……今年學費還差一點,可是,現在,完全沒有擔心和恐懼。錢還是要找,錢還是不夠,可是,心裡被另一種莫名的感覺佔據……
這幾天連飯都吃不下,勉強去吃,把青菜吃光,肉吃一半,就走。面包變成主糧,清水是作主飲。我在想甚麼呢?我在做甚麼呢?
這個世界有古怪……還是聽一聽,這三歌吧!
打回原形
十面埋伏
防不勝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