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囈語繼續

囈語了十天,準備再囈個十天。所以固定瀏覽的朋友(假如有),或誤闖進來的朋友,前十天和未來十天都不用來了!沒甚麼好看的,只是我自個兒留個記錄給自己。

近來不知倒甚麼霉,來店裡的客人也好,打電話來問書的客人也好,不知道為甚麼總是再打一次給老闆問價錢。我自問把價格和訂書流程都說得非常清楚,那套說辭說了一年都會不清楚?不過因為最近按電話出事的頻率太高,老闆娘唸我幾句,也是應該。連我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出問題。
可能這種問題是週期性的,以前在老師辦公室,每隔幾個月老師就會莫名奇妙問我︰「你最近是不是有甚麼事?」有嗎?我每次都很認真想,沒有呀。可是,我真的有問題嗎?只好推說天氣呀、睡得不好呀甚麼的。基本上,睡得不好這種事,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我一年只有不到20天睡得好,一覺天光。或者最近夢遊太多也說不定,可是沒甚麼做夢。老闆娘也很好,說假如狀態不好,可以跟她說,有心事也可以告訴她,把她當朋友。當然我不可能說得出口,就算最親的朋友也只是兩個人知道而已,只知道一半。
人就是這樣,好多事,不能開口,不能讓其他人知。並不是甚麼大秘密,但,總是覺得,這種事被人知道就死定了!明明對自己很重要,說出了之後,別人一聲︰「唓,咁咋。」自此以後甚麼都不敢說。這就是所謂的悲劇循環,殺人兇手的童年陰影。
老闆娘大概有看我的BLOG吧!這也不錯,反正BLOG這種東西就是不用負責。或許也應該寫寫她,很妙的人。她去香港回來,升了LV,大概也感受到張愛玲在香港時那種錯亂和災難感。我每次去港島都覺得那兒是災區,過海回到九龍之後,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所以張愛玲說香港是「繁華又悲哀的都市」。

##CONTINUE##
我想還有一點令自己異常的,可能就是大家都問我甚麼時候回去。好煩,每個都這樣問。我也想回去,可是,沒辦法回去,拜託,請不要再問我甚麼時候回去。最扯的是那些麻煩人又來問,你在哪裡?甚麼時候回來。我心想,關你屁事。我在HK時,你們又不問?當我死人一樣,求救無門。現在走了,一個勁兒問。別賣弄感情了,你們這些麻煩友,以為我在外面發達定啦,想靠岸埋馬頭。超煩,問我甚麼時候回去?我說沒錢,你給我水腳甚麼時候回去都可以,又立即不說話了。算了!別控訴。反正由細到大,我都是我是求我道。雖然,我真的很想有個人可以依賴,有個值得信任的人,把心裡的說話全部說出來。
可惜這個人一輩子都不會出現,沒有人願意相信這麼戲劇性的故事。好,又是時候播陳奕迅,昨天是幽靈三部曲,今天是這一首︰孤兒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