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key preson

為甚麼無所事事呢?8月都過得很閒,閒適的閒,真的很閒。忙碌過去了,工作時間又不長,不用上課事情又處理完,又沒有能夠稱得上把我心情全部吸住的書、遊戲或人,所以,很自由地讀些書,上網也沒多少東西做。明天或許去圖書館繼續找馬階的資料把文章打完,淡水算是上次台北行最後一篇,打了三個月,應該封我為新一代慢筆了!
近來好像滿懷心事,矮妹同事都不敢和我多搭話。今日無所事事,正好來談談這回事。嚴格來說,我在想人。不是一個人,是一堆人,應該說,我在想key preson的事。
因為之前說要寫些人物速寫,速寫這東西,資料愈少愈易寫。好像前篇馬來妹,因為資料少,全部搬出來就OK,不用篩選。阿東的東西麻煩,寫了半個月都未寫完,不知從何說起。近來想寫隔離房麻煩的博士班,他昨晚和女友3、4點回來,電視機開得很太聲,超想殺死他。又想寫房東的次子,無所事事的怪客,實在很怪,為甚麼都不出門又不用工作呢?
就這樣在選擇對象上擱下來,還未開始寫。如果要開始,應該就是找一些稱之為key preson的人物,牽一髮動全身的人物。本來我一直以為在這所房子裡,我是稱為KEY preson的人,就是所有事情都必須經我和房東商量。昨天樺華學姐突然上線,掉下一句︰「我和阿東、阿琼吃過飯。她很成熟。」我回她一句︰「不就是老嘛。」她就OFFLINE了。猛然發現所謂的key preson不是我,是她。這怎麼說呢?第一,房子基本上是她和阿祖決定的,她們沒問題我就OK。第二,她基本上拉攏了全部房客,我的決定只在她得知房客的要求後經我之口說出。第三,我們的約在她手上。第四(最不可理喻的一點),BILL想溝疼青要透過她。這儼然是大家姐的身份,而且是殺人兇手的身份。
且看看偵探小說。許多人都以為偵探小說的key preson是主角大偵探,其實不是,是兇手。沒有兇手就沒有故事,沒有故事,偵探就不能大顯神通。佈局者是兇手,不是偵探,偵探只是在兇手的局內破案而已。所以我一直景仰那些兇手更甚於偵探。不過話說回頭,既然有局就線索,沒有線索就沒有局這回事。所以最厲害的是沒有佈局的兇手,在小說或現實之上,尚未出現。
還真是無所事事才能打出這麼一堆廢話,不太想出去,但又不得不出去。想去買一雙拖鞋。今天不熱,房間也很涼,出去也沒事做……唔……很閒的日子,真是久違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