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1日 星期五

欠缺主題

我想,我是有病了,有點情緒病,居然20天沒讀過一句小說,20天喔!即是8月到現在,連翻開小說的念頭都沒有,我,到底是怎麼了?不知道,近日有點莫名奇妙,很認真很投入工作,專心打機,上班很真地找書,偏偏樣樣事都出問題,很認真地做還是做錯。我呀,我呀……
坐在圖書館努力地打肥鼠要求的文章,第三天,不知打甚麼好。他沒有命題,也沒有要求主題,反而更難打。要說工作,工作無數從可說起?要說人,八國聯軍,又從何說起?昨天倒是一口氣打了五千多字文章,如何他喜歡就拿去。不過我覺得他自己也不知道想要甚麼。作為主編,可說失敗。
那麼我呢?作為作者,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寫甚麼,最可怕莫過於此。這說明,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可是,我一直都是很明確知道自己所救,並勇往直前的人。
其實呀,文學營的衝擊已然淡去,可是內心總被不安籠罩,連騎單車也有莫名恐懼。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心理,人很虛、很浮,吃了東西不到一小時又餓,好像沒吃一樣。上班找書一本找好幾十次,覺得會錯,覺得做甚麼都錯,覺得……覺得……………
我覺得真正的文章應該如起居注,為起和居加注。過去只屬帝王的專利,如今呢?如今呢?將來又如何為今日的生活加上注腳?
我在哪兒迷失了嗎?在哪兒跌倒了嗎?我,到底在哪兒?我?
想站起來,但有浮木嗎?
到底,岸在何方,還是從來都沒有岸,只有涯,只有,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