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

旅學台南----颱風記事

剛畢業回港的阿東學長,命好得不像話。回去當日,香港剛打完風,抵步之後莫拉比登陸台灣,搞得我焦頭爛額。
6號已經知道颱風要來,我不看台灣氣象,誤差太大,都上香港yahoo看天氣報告,香港的天氣延後兩天就是台南的天氣,準確無比。過去颱南打風,不超過一天,有時候一覺醒來,看見倒樹落雨,才知道昨夜有颱風。颱風初臨,我準備了一天份食量,沒想到颱風一來三天,風力強勁,搞得我焦頭糟額。
6號當天買了一百元一袋吐司兩個麵包,房間還有兩個出前一丁,應付一天需要足夠有餘。風雨夜半襲來,兇猛程度超乎想像。鐵皮加蓋的房間(不知道為甚麼台南十間房子六間潛建,沒聽說屋主被起訴)老舊,窗戶無法完全緊閉,風吹入縫,不是尖銳而淒厲的風聲,而是鈍感的放屁一樣的聲音。玻璃被風吸引,卻奪窗而出,不安份地和窗框作對。雨打鐵皮,直如敲在腦門,清冷刺痛頭皮。鐵皮房間船入大海,狂風一吼,搖晃不定,那種搖晃不同地震由下而上,相反就上而下,隨時掀走三面鐵皮牆。雨水自窗戶底下冒進,像河馬冒出水面吐嘔沫。我連忙脫下阿東留下的枕套,塞住縫隙,以防進水。如此無事,打電動看小說,過了一天。
今早起床,赫然發現門口一灘淡黃如尿的積水,不知來自何處,擦乾後繼續坐在床墊上用電腦。床墊放地上,最初覺得有點潮濕,以為只是風雨天濕氣所致,沒有理會。到後午後,手臂有水,短褲也濕了一片,跳將起來,看看不是失禁,那麼水從何來?床墊已濕了一半,水不斷冒出,一時間找不到東西吸水,後悔前天把阿東學長遺下幾十件衣服丟掉。架起放在地板上的電腦,找來不要的床套勉強清理,不一會,水又如泉湧滲滿地板。我推開床,發現水自床冒出,心知不妙,連忙到二樓敲門找房東清理(這是和房東同住的好處)。她說︰「以前都沒這樣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