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搖搖欲墮的颱風天

第一次在颱南遇上這麼強的颱風,風力至少等於八號波,甚至更強。以前台南來颱風,沒甚麼感覺,可能是宿舍建築太結實,關窗開冷氣,加上宿舍不通風的特性,外面風多大,在房間裡毫無知覺。
昨晚躺在床上,關掉喇叭,闔上書,靜下心來,風聲雨聲聲聲入耳。風吹進窗縫,發出放屁般的聲音。窗戶老舊,架在鐵網的冷氣機發出奇怪的嘈音,好像零件被風吹散不斷敲打鐵網。窗戶不斷被風拉扯,仿佛隨時破碎。鐵皮搭建的房間,狂風吹來,搖晃可比地震。鐵皮嗚嗚作響,突然掀走幾塊也不出奇。雨打下來,好像直接敲在腦門,真實冰冷得令人我頭痛。
早上起床,發現雨水突然從關緊的窗戶下方縫不斷吹進來,像卡通裡河馬自水中冒出吐口水那樣。連忙脫下阿東的枕頭套塞住縫隙,看看四周的東西都已沾濕了!我掛起的衣服、阿祖幾雙nike鞋子,還有一個藍色摺疊不織布盒。盒裡是甚麼呢?會不會濕了?我打開一看,圍巾,幾件女生的圍巾,好像沒濕,再合上。
早早起了床,有點擔心樓上的馬來西亞,想了一分鐘,記不起她叫甚麼名字,打開MSN又沒有她資料。等到11時多,上去敲門,燈亮起來,房門口掉著一條黃色短褲,隔著門外也聽得見裡面奇怪的音樂。甚麼是奇怪的音樂呢?我猜是某一類地下搖滾,反正單從上述幾點可以看出,生活習慣很男人,不過門口放了一雙繡花鞋……我覺得某些地方搞錯了,然後敲門,可能音樂太大,敲了幾次都沒有反應,那就算了!做好人做不成,管她自行自滅。
打想電腦,又想,她到底叫甚麼名字呀?記得第一次看見她,是去年九月和淑婷學姐在吳媽媽吃飯,之前一個月,她和他男朋友每次看到我都說︰「今年來一個大一的,很屌喔!」直到那次她們成馬聚餐看到,我問︰「男的女的?」她男友說︰「很屌是吧?」循例幫她改個外號…屌妹?馬來屌……=.= 很難聽……怎麼辦=.= 算了!記不住,長一點︰樓上那馬來西亞的。過了中午,她學姐上線,她學姐可說是傳說中的新人類,第一次看見馬來西亞人在讀英國文學,她是這麼告訴我的,雖然講義的例句勉強看得懂,若以成大的英文水平,那種我也看得懂的句子被歸類為英國文學的程度也有可能。
近幾天心情低落,低落得已經不能用低能來形容。很多事情想不通,很多東西想不通,前面好幾篇blog打了又刪,完全不知道自己想甚麼……唉……我呀……開始撐不住了!有些事情一個人真的……唉……可是我只有一個人,沒有人能分擔我的思想……為甚麼會這樣?
這個星期可謂懷疑自己到極點……突然害怕自己不正常,樓上住了三個女人,丁點兒衝動都沒有。向幾個人訴苦,最後還是活死人學長一針見血︰「多無用架,靚唔靚先?」好采……我還是正常的……個個都叫我等……耐性我有……但怕屈到病……時日無多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