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日 星期六

多情應笑我,早生花髮

文學營結束,恐怕未來一星期,將會把所有時間回顧這次文學營。這次文學營,完全沒有結果,但有收獲。獲得甚麼?得到甚麼?我好像找到問題的徵結,一個久已違忘的事實。我沒有才華,又不努力,所以得不到理想中的結果。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樣看我的,許多人說我文筆很好,人很聰明,自傲,不合群,怪癖王,大膽,勇敢,逍灑。最近兩三年多出兩個新形容詞︰好人、勞碌命。在我眼中,我是個懶惰、膽小、軟弱、消極、孤僻、懦弱、無能、愚蠢、遲鈍、不善與人相處、無謀生能力、漠視其他人、自我自私、不守規矩、好吃懶做……好久沒有這麼剖析自己,認認真真看一看自己,想一想自己,好久沒有這麼誠實面對自己,甚至連說出願望和慾望的力氣也沒有。
我呀,說穿了不過是我。
經過這次文學營,我開始知道接下來自己要做甚麼,應該怎麼再出發,朝哪個面向發展、努力。或成,或不成,又如何呢?我站在這兒,只做自己能做的事,做想做的事。隨性而為,依心而行。世界之大,總有我適任之處,立身之地。
朋友為升職一事苦惱,擔心升職之後會累垮,自己不開心,卻又怕錯失機會,以後再也不能升職,問我意見。我說,以我的角度升職總比不升好,升職有得一博,不升職就原地踏步,反正都是那一句︰nothing to lose。他一聽,覺得蠻合意,一瞬間決定下來。其實我很怕他會被我這個盲目理想主義者影響。樺華學姐談她最近工作和目標,她說︰「最緊要實踐到。」實踐,我浮在長久以來發霉的夢境上,說一句,阿彌陀佛,Aman。
送藍奕邦新歌互勉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