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8日 星期二

熱身3

絮絮語繼續,繼續絮絮語。好久,或者從未試過以這種姿態打文章……過去幾天的生活,早早起床,看書,看雜誌(屎急痕買左本中國國家地理雜誌,D圖好靚)。差不多十時,開電腦上網,心不在原地看男親女愛。HEA到下午,打開黑色notebook,播阿東的交響情人夢,另一邊用他的lenovo NETBOOK上網打文章。下午房間無風,超級熱。一般到三時,便要開冷氣,開一個鐘,關掉,到5點再開半小時,關掉。6點,就不用了!打了三天,三千字。今天無論如何要完成初稿,目標5千字,再多也用。明天落場時間修改,拿去印一印,KO。
我打文章一向時有閒才打,以前時常發生被思緒強迫寫的情況,近一兩年沒有了!台南,令人無法抑鬱的地方……或許只有香港能產生那種銳利又陰暗的文字,王貽興那樣的文字。
收到mail說,不能轉組,也沒差,反正沒說不能蹺課或旁聽,武俠小說和張愛玲那兩場去定了!任性一下吧!文學本來就是任性的東西,卻在無法任性的社會,逐漸磨去,逐漸磨去。
打文章打到整個人很迷糊,反應遲鈍……這種狀態……實在……難分醉醒,玩世容易,始終勝負只有天知……@@蘇乞兒??
草稿終於在6時之前完成,之後修復電腦,打開無暇年代,讀完子集。每當創作迷茫之時,我總是重讀無暇年代,覺得它是人生一個里程碑,某樣東西在之後不見了、遺失了、過去了。如今重讀,覺得某些文句仍可斟酌,可是除了錯別字之外,甚麼都不應該再改(我的文章改十幾次還是免不了別字……有時候刻意亂用,其他人就覺得亂用亂用,不想一想為甚麼亂用)。每一次參加甚麼奬甚麼比賽,總是覺得︰如果拿這一篇去,十拿九穩。或許這輩子寫過最文學的東西就是它,如今讀來,它把十七年的東西一次過掏空,甚麼都沒留下來。太徹底,一切都太過徹底。還有人記得無瑕年代嗎?恐怕男主角和女主角的人板也不記得了!
再讀這篇文章……感慨良多。為甚麼那時候的文字可以純粹如此,乾脆如此,為甚麼我做人做事寫文章,變得如此拖泥帶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