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7日 星期六

記憶在過去定格

快樂過後,必然有寂寞和孤獨伴隨。
昨晚畢業家聚,送走咸濕學長,好不容易辦成一次,所有港澳都出席了!我們的系譜如下

神一般的阿榮學長(碩)-->活死人、阿東(大五)-->咸濕、陶吉拉(大四)--->GAP超、我--->祖(大二)--->阿成、阿琼(大一)

這次在友愛東街,一家叫魔術豆的餐廳,咸濕學長選的。原本沒預計阿榮學長出現,我回系館時恰巧遇見他,邀他一道來。陶吉拉說不是指壓不參加(之前還說要去綠島、墾丁= =),我說要指壓去找八極果,他打八極拳指力應該不錯。她無奈。不來也好,省得咸濕學長吃不下。
吃飯很愉快,阿榮學長風采依舊。阿東被我狂串,哼,報前天的仇,等了11個鐘串11句,仲唔整鬼佢?之後阿榮屎急痕,打長途給子琪,這個我就沒辦法插話了,太遙遠的老祖宗。
雖然愉快,但是快十時已經想離開。沒辦法,要上班。今天9時30下班,下午還要清潔房間,約了老師和樺華學姐吃飯。可是樺華學姐今天早上來電說她趕不上原本的班機,約定時間無限期往後延……吹漲……
家聚很愉快,全晚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狂爆。以後再沒有這種機會了!活死人學長上台北,阿東回HK,咸濕學長在澳門找到工作準備誤人子弟,剩下我和阿祖,以及兩個不太熟絡的大一。明年有新學弟妹來吧!但大四就像升上神枱一樣,和大一的很難有交雜(我必修被當太少~XD)。
瑪莉學姐回馬來西亞半年,失去聯繫,不知如今如何。
各散東西就是如此吧!小學、中學、大學,然後再無法聚首。共同的記憶停格在過去,再遇也不可能出現新話題。
今早上班前,翻開阿東擱在地上的古文觀止,隨手就是〈歸去來辭並序〉,真應景。我和97級最熟絡,她們一個又一個離開,將來會變得更寂寞吧!沒有瑪莉吵吵鬧鬧、不能取笑阿東,也不能找活人死學長打機吹水談感情問題(囧RZ)。然後,我又會再往前,向前進,重覆又重覆相同步驟。念念不忙古德明那句︰「人生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別離中老去。」近來發生太多不快樂的事,然而感情再濃再烈再難忘,都只能停格在過去,轉成符號遺失在宇宙某個看不見的角落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